【“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征文】陈德琴 ‖ 我的抗疫日记

作者:陈德琴 来源:四川省大竹县交通运输局 发布时间:2020-06-12 15:40:57 浏览次数: 【字体:

征文启事:见《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的征稿启事》

投稿邮箱:59890114@qq.com

截稿时间:疫情结束后十日左右

特别提示:征文应为原创作品,不得侵犯他人著作权,严禁抄袭剽窃,文责自负。同时,请勿一稿多投或投已在其他公众平台发过的文章。

审核通过后的作品,均在四川省情网“‘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征文展示”专栏及“方志四川”头条号发布(关注“方志四川”头条号即可查看)。因微信平台文章发布数量所限(每天最多发布8篇文章),择部分征文作品在“方志四川”新媒体矩阵(微信公众号、人民号、澎湃号、头条号、搜狐号、企鹅号)发布;择优在《巴蜀史志》杂志发表,并收入正在编纂的《四川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实录》一书。  

1月20日 星期一 天气:晴(东莞常平)

买口罩

庚子年春节临近,我带着一家老小到在外务工的丈夫身边过年。

回到丈夫窝居的家,我被“脏乱差”雷翻了,“男人的世界”怎的如此不堪入目?为确保过一个舒适、祥和的春节,我像陀螺般忙碌地拆洗被单、床罩,昏天黑地地洗拖擦,没时间看电视,没机会玩手机,欲还蜗居明亮、洁净的原形。

下午,我正忙碌,在成都工作的女儿打电话给我,急慌慌地说:“快去超市、药店买口罩、酒精,口罩要N95医用口罩。”

“干嘛?”我不明所以。

“无知者无畏的大妈,疫情当前,你还浑然不知吗?”女儿怒不可遏地大声吼道,“钟南山说了,病毒存在人传人现象,广东已有确诊病例了。”

“钟南山是谁啊?看不惯你们年轻人,咋咋呼呼的。”繁杂的家务活让我思维迟钝、智力下降。

“中国工程院院士。”女儿咬牙切齿,恨不得摔了电话。

女儿命令不可违。我立即去小区门口的药店购买。医生说,口罩已卖完,消毒液断货了。我全然不知人们为抗击疫情已开始抢购口罩和消毒剂,大有“城里不知季节变换”的懵懂。我又向小区外面的药店走去,一问,尚有少量普通口罩出售。医生问我买多少,我说买10个。医生狐疑地看了我一眼,给了我10个黑色口罩。我很诧异,从来没见过口罩还有黑色的;更让我诧异的还有医生那个狐疑的眼神。(后来,全国口罩告急,我才明白医生为何狐疑,那是对我对待疫情漫不经心态度的质疑)

市民排队购买口罩(图片来自网络,与文无关)

晚上,女儿问我买口罩没,我大声说买了,买了一盒。女儿又问:一盒多少?10个?100个?我说:10个。我觉得10个口罩于我这个从未戴过口罩的人来说,够了。

女儿没好气地说,“你迟早会为你的后知后觉付出沉重代价。”吼完这句,女儿挂了电话。

女儿随即在微信家族群@姑妈、姨妈赶快买口罩,又叮嘱大家一定不要扎堆,出门一定戴口罩,回家先洗手。可是,没几人响应,只有她读大学的表妹去街上抢了200个口罩回来。(今天看来,女儿咋咋呼呼的敏锐性恰适其时。掉以轻心、漫不经心,永远是酿成事故的关键原因)

1月23日 星期四 天气:晴(广州)

武汉封城

丈夫开着刚买回来的新车载着我们前往广州他妹妹家过年。广东是一个劳务输入大省,平常日子,车水马龙,繁华似锦。可一到过年,外来工便像候鸟般飞回四面八方各自的家。

冬日暖阳下,大地温情脉脉。经过沙田镇时,我不由被车窗外横跨珠江的南沙大桥(原虎门二桥)震慑。作为交通人,每每见到逢山开辟的新路、遇水搭建的新桥,我就激动万分,引以为傲。丈夫边开车边讲解,知道这座大桥为什么要建成悬索桥吗?因为桥下要通航万吨巨轮;可见广东的经济多发达。尔后,又滔滔不绝地给我们讲港珠澳大桥的雄伟和壮观,说该桥堪称中华民族的象征和脊梁。我们吵嚷着,说春节期间去看看港珠澳大桥。

南沙大桥(图片来自网络)

坐在后排的婆婆看着气势磅礴的大桥不由感叹:这么宏大的工程,工程师们是如何做到的?这得要多少人多少钱?他们的脑子真够用啊!

术业有专攻。妈,不用担心,中国最不缺钱和人才。丈夫说话总是自信满满的样子。婆婆又说,科学家们真了不起,钱学森、袁隆平、屠呦呦,他们为社会作出的贡献哪里是演员明星所能比的,国家就是给他们千万甚至过亿的奖励都不为过。

婆婆高见,对吧?没错,她是上世纪50年代的高中生,有文化、有见地、与时俱进。我非常赞成婆婆的观点。(没想到,婆婆的这番话竟与数日后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的观点出奇地一致。向科学家们致敬!)

临近中午,女儿哇的一声惊叫。当我正要出声责怪她时,她着急地说:“武汉封城了。外面的人不能进,里面的人不能出。”

啊?封城了?疫情这么严重?我心里大骇,边问边摸出手机查看消息。

“我马上联系武汉的同学和朋友,问问他们现在的情况。”女儿说道。有人说90后自私,有人说90后内心坚硬没有温情,此刻,我从女儿焦急的神情中分明看到了他们的责任和担当。

不要怕,不会有事的。出了这么严重的疫情,国家一定会管;要相信国家,要相信政府。婆婆在旁边拍着女儿的手安慰道。

我们沉默不语,为女儿的同学和朋友着急,更为武汉和湖北的人们忧心。我相信,此时此刻忧心的不仅仅是我们一家,全中国的人们都在为武汉和湖北忧心。

我开始密切关注《新闻联播》《新闻1+1》等电视节目,我将忧虑的祈愿交给武汉和湖北人民,祈愿上苍护佑他们吉祥安康。 

1月25日 星期六(农历正月初一) 天气:晴(广州)

江城汇聚

除夕夜,最吸引我的不是春节联欢晚会,而是解放军海陆空三支医疗队火速集结奔赴江城防疫一线的画面。看到机场桔黄灯光下身着迷彩服、英姿飒爽的解放军战士,他们挺着自信的胸脯,迈着坚定的步伐,斗志昂扬地走进机舱,那一刻,我心潮澎湃、泪眼朦胧,就像我无数次为体育健儿站上领奖台升起中国国旗、唱响中国国歌而泪眼朦胧一样;“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种出征式的集结,有气壮山河的豪迈,更有誓死如归的悲壮,叫我如何不感动?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一声号令,他们大无畏向前,疫情何所惧?我们战胜了非典、挺过了汶川大地震,五千年积淀下来的坚强意志岂是新冠病毒能摧毁的?

海军军医大学医护人员出征武汉

空军军医大学出征仪式

陆军军医大学赴武汉

非常时刻,伟大的祖国是我们的坚强后盾。1月23日,火神山医院开建,要求10天完成并交付使用。挖掘机、吊车、运输车来往穿梭,仅除夕一天时间即完成场地平整;今天,雷神山医院又破土动工,要求15天完成并交付使用。什么是中国速度?这就是中国速度!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大难当头,全国各地的医疗资源、建筑材料、生活物资迅速向江城集结。江城虽然被封,但它绝不会成为孤岛,大爱无疆的团结、民族精神的凝聚,它已成为14亿中华儿女揪心关注的焦点。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江城打响。先前的慌乱和恐惧现已平静。这份平静,并非疫情离我尚远,而是国家的强大、人民的团结给予了我踏实的安全感。

1月30日 星期四 天气:晴(常平)

共同抗疫

今天是庚子年正月初六。除了我隔天到超市买菜以外,一家人整天待在屋里。前两天哄抢生活物资、囤积居奇的慌乱现象已基本平息,新鲜蔬菜、肉蛋奶供应充足,只是购物的人较少,都戴着口罩,神色严峻,行色匆匆。

外面的阳光温暖和煦,我想去小区里走走,还想去公园散散步。可是不行。专家说,待在家里就是对自己负责、对别人负责、为国家作贡献。是的,既然我们做不了逆行者,不能舍我其谁地奔赴抗疫前线,那么就安静地待在家里,不给国家和社会添乱。如今,行走和自由让人如此向往,可怕的新型冠状病毒却阻断了我们向往自由的自由。婆婆说,如果找到了元凶,判他死刑或千刀万剐都不为过。可是,如今惨状,即使找到了又有何用?鲜活生命的消失、身体和心灵的伤害,岂是千刀万剐可以挽回的?古人云,人在做,天在看!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明天就是正常上班的日子了,疫情当前,国家将假期往后延。而我的同事早在大年初一就取消了休假,全部值守在车站、码头和高速公路口。我本请假到正月十五,可在工作群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我再也坐不住了。我毅然退了早已订好的返程机票,决定明日回去跟他们一道合力抗疫;尽管我是一名文职人员,我也要用我手中的笔记录大家共克时艰的团结与奋战。

丈夫非常支持我的决定。关键时刻,咱们绝不能掉链子。

按照惯例,今天是各工厂开工的好日子。下午,丈夫接到客户电话,要订购260套用于ICU病房的伸缩医疗支臂火速驰援武汉火神山医院。丈夫激动地说,我工厂有现货,2月9日工人返岗后就出货。客人说,2月2日务必到达武汉,火神山医院2月3日要启用并接收病人。丈夫当机立断,我亲自去出。放下电话,我们一家人去往工厂,打螺丝、包装PE袋、打包封箱,忙得不亦乐乎。不一会儿,村委会人员咚咚咚地敲响工厂大门。见我们正赶货,声色俱厉地说,你们胆子不小,敢开工上班?不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吗?一向性子火爆的丈夫好脾气地解释道,客人要这批产品驰援火神山医院,这是聊天记录,请你查看。又指着我们说,他们是我的家人,不是员工。工作人员看了看,叮嘱一番后走了。丈夫说,我终于为武汉人民使上劲了。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陈德琴(四川省大竹县交通运输局)

来源: 四川省大竹县交通运输局
责任编辑:张亚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