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征文】李 淮​ ​​‖ 宅家日记

作者:李 淮​ 来源:德阳市散文学会副会长 发布时间:2020-06-11 11:34:10 浏览次数: 【字体:

宅家日记

李 淮

庚子年正月初五,昨日立春。立春一过,天暖地开,楼旁边的杉树鼓突出嫩绿芽孢,穿着黑白燕尾服的小燕子在窗子外面“叽叽叽,喳喳喳”飞过来跳过去,春天的脚步,踢踏、踢踏,走来了。

己亥年腊月二十九,九省通衢大都市武汉封城,新冠肺炎疫情在电视广播、网络媒体、微信朋友圈成了头号新闻。央视新闻报道,腊月二十八(2020年1月22日)湖北确诊新冠肺炎病例444例。截至2月5日0时—24时,湖北新增病例2987例,累计报告确诊19665例,全国确诊病例28018例,出院1153例。疫情急,人心慌……大年初一(1月25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召开,中央成立疫情应对领导小组,部署全国抗击疫情工作。31个省第一时间启动一级应急响应措施。“宅、戴、洗”成了居家过日子常态,做不到第一线冲锋陷阵、抗“疫”,就在家里宅着不去社会添乱,是胡大红每天做的事情。女儿上班,发热门诊一天八九个小时,忙得热饭吃不上一口;女婿公路设卡检查,对往来车辆人员察体温做登记,几天几夜没归家。大宝前两天送奶奶家领着,二宝在家。

口罩成了紧俏商品,有人撰联:猪肉永远没有想到,它居然败给了口罩;口罩永远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成了年货。原来家里还有两个口罩,等想到去买时,药店超市已售罄。好在“宅”家里,用不用口罩不是大问题,这是胡大红心里的想法。洗手,好办,家里就数胡大红爱清洁讲卫生,理、抹、扫、洗,忙碌。

晨起,胡大红穿衣,把棉被翻开,敞着;打开前后窗户,通气;厕所里忙碌,洗手;厨房里煮稀饭,煮鸡蛋,案板上切昨天晚上泡的洗水泡菜儿菜。儿菜是事先切好的片状,玻璃坛子泡菜,泡一晚上就好,拈出来的儿菜片,摆在瓷盘里,淋点芝麻香油,香喷喷脆生生,老人娃娃爱吃。

“嗯,哼”,78岁的老妈起了床,第一要紧事情是去胡大红住的卧室看重孙子二宝。3岁多的二宝此时乖乖地不哭不闹躺床上,睁着双黑亮亮大眼睛左顾右瞧,看见老太太,小嘴咧开,是笑?“哇”一声,哭了,都是胡大红把娃娃当个宝,起床穿衣不见她的面就哭闹。老太太弯腰想抱二宝,胡大红三步并着两步从厨房跑了过来:“妈,你莫动,当心闪了腰。我来,我来。”

早饭毕。老妈照例站在窗口,往楼下面望;二宝在旁边走动,胡大红手里抹桌扫地用兑了84消毒液的帚布拖走廊厨房,一只眼睛还得把这一老一小瞄着看着。往常这时,老太太下楼出小区遛弯必修课,与一帮老姐妹们走动,要11点钟才归家。二宝送至幼儿园,胡大红在家里好自在!非常时期非常行动,只有自己累点,权当在减肥。胡大红在心里自说自话。家里蔬菜、水果、肉蛋奶都有,是女儿在网上订购还有小区志愿者戴着口罩送来,柴米油盐不操心。

“叮铃铃,叮铃铃”,座机突然响了。老太太两步走过去,抓起话筒听电话;二宝见了,“蹬蹬蹬”,三摇两摆挤着挨着祖祖听电话。胡大红问,谁打来的?哦,女儿专门打座机,意思是给不能出门的老太太聊聊天说说话。电话里面说得兴高采烈,老妈一张脸笑成朵盛开的菊花;二宝凑过去亲热叫妈妈,几分钟,电话挂了。

房间里归于寂静,一老一小在窗口边站成了剪影。

电视打开,老妈过来坐沙发上看新闻、听疫情,胡大红让二宝不要动来动去,挨着祖祖坐好。她把菜蓝子提到客厅沙发前,一边用小刀削莴笋皮,一边陪老妈和二宝说话。她对老妈说:“莫听你那些老李家老张家说出门逛,我们待家里,不给你孙女他们医务人员增加负担。传染病了就麻烦,没有特效药哈!”老妈皱皱眉毛,嘴角扯了扯,说:“好,我听你们的,哪里都不去。”

“爱自己就是爱别人,蜗居,管好自己管好家里老人娃娃也是对抗击疫情的贡献。”退休职工胡大红对着电视屏幕说话。“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二宝结巴着念新学的诗词,小手指着窗外飞过去的鸟儿,咧开嘴,笑了。 

疫情暴发,给本该高速运转的春节来了个急刹车。刹那间,心里有点懵,节奏有点乱,幸好,所在地比较安全!这一脚是偶然还是必然?胡大红闲时常常这样想。

回望过去这么多年,社会发展很快,我们也疾步向前再向前。身体走得太快,却把灵魂抛在了后面。突如其来的急刹车,是否该让我们重寻那丢在后面已迷失的灵魂。现在我们对过年过节最大的感受就是不稀奇,听得最多的话也是过年过节都一样。的确,过年过节吃的用的穿的与平时一样,啥都不缺。钱只是个数字,我们的幸福感已经降到最低。

自己做得最好吃的菜是粉蒸排骨和蒜苗炒回锅肉。几十年都是家庭春节团圆饭备受赞扬的两道菜。近几年,女儿女婿都是在饭馆里面定餐,大年三十一家老小坐车去饭馆里面团圆,面对琳琅满目一大桌子菜,觉得找不到以前过年节团圆的感觉,而这桌菜里面没有粉蒸排骨和蒜苗回锅肉。

今天女儿和女婿在家族群里面说了要回家里吃晚饭。高兴得胡大红眼角眉梢都是笑容,是嘛,俩口子好几天都在外面忙,就是回家,说两句话换件衣服走人,就没有安安静静在家里吃过一顿热饭菜。赶紧的,冰箱里面拿出排骨和五花肉,找出米粉和佐料,今天晚上,就做两样自己最拿手的菜。  

78岁的老妈拖张靠背椅子,坐在厨房里帮着理蒜苗剥大蒜;二宝调皮捣蛋,拿着祖祖扯下来的烂蒜苗叶子老蒜苗叶子满房间乱窜,这里丢一截,那里甩一根,把客厅卧室地上写字台沙发整得脏兮兮的。胡大红手里忙着,想到微信上调侃的段子:不要总是闷在房间里,偶尔也要去外面的客厅山、卧室地、厨房谷、厕所沟走走。看看,二宝现在手里抓一把烂蒜苗叶子,正在客厅厨房厕所卧室乱晃悠,东走几步西窜几步,一会儿跑,一会儿跳,一会儿走,一会儿停顿。害得胡大红跟在二宝身后边转,边走边跑边弯腰收拾。

不让老妈出门,老妈听话,女儿给她打电话讲疫情讲外面见闻,说要顾全大局莫出门。老妈见天站在窗口看风景望行人,算是“宅”在了家里。东家姐西家妹站在楼下吆喝,老妈动了心思但没有迈出小区门坎一步,还对着她们隔空喊话:“听国家的话,莫出去,自己待在家里好。”

二宝就讨厌了,拉着外婆拉着祖祖的手,嘴里说要上街要去坐蹦蹦车。先是哄着耍玩具、搭积木、投蓝球、套圈圈、讲故事、背唐诗,三打白骨精都讲到了五打白骨精,二宝还是不干,老是想出门去玩耍。自己翻出口罩戴上,与胡大红讲条件,竖着小小的白白胖胖食指,拉着胡大红的衣服,说:我今天表现好,最听祖祖和你的话了,只出去走一分钟,公园里面走一分钟,可以不?看见二宝眼睛里面的神情,胡大红简直不能拒绝孙子的要求。妈妈不在家,爸爸不在家,姐姐大宝不在家,幼儿园不能上,3岁多的嫩娃娃,你把他天天关闭在家里,咋个耍?

想办法想办法,哄着一老一小,让女儿女婿在外面工作无后顾之忧。胡大红把老妈和二宝拉在一起,客厅里面做游戏。胡大红与二宝站成一排,老妈当裁判,两人单脚站立,一步一跳,看看谁先到达前面两米来远摆红塑料小板凳的目的地。每次都是二宝先到达,倒不是胡大红有意识让着小孙子,实在是自己力不从心。再玩丢手绢的游戏,3人搬个小板凳坐一圈儿,拿个二宝洗脸的小方毛巾,唱儿歌“丢手巾,丢手巾,轻轻地丢在小朋友的后边,大家,大家就要捉住他,快点快点捉住他,快点快点捉住他。”最后一个“他”字在哪里停,毛巾在谁手里,谁就要表演一个节目。老妈唱儿歌,二宝跳街舞,胡大红呢,她讲故事。故事讲的是:“全国人民怒打白骨精”。这个白骨精就是花瓣样圆圆的新型冠状病毒。

时间进行时,瘟疫仍恣行。再加一把劲,再关几天门。春暖花开时,病毒难生存。宅家,不是隔离是战斗!下午的丢手巾游戏该胡大红表演节目时,她站了起来,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说了以上话语。

东风夜放花千树,看,楼下远处街道上灯火璀璨。今天是元宵节,安静宅家第15天。这日子,说快也快,说慢,又是一个小时一个小时捱过来的。

胡大红清晨早早起床,赶在女儿还没起床之前爬起来,忙开窗通气,忙洗漱洁面。冰箱打开,找出前两天通过社区网格员订购的汤圆,烧水煮汤圆。女儿一天到晚忙得毛根不沾背,对了,为了穿脱防护服装戴防护头盔方便,把留了两三年一头黑油油的长辫子都齐脖颈剪了。那天回家二宝围着妈妈转来转去,祖祖问他在找啥子?他指着女儿的短发直嚷:“毛根,妈妈,毛根!”哎呀呀,这个新冠肺炎硬是的,整得头发都跟着被扫荡了一回。胡大红一边忙,一边嘴里嘀嘀咕咕。

女儿跟着起床了,走到厨房揭开锅盖看,高兴得笑着打哈哈:“哈哈!汤圆,妈妈你煮汤圆,今天吃汤圆!”“看把你喜欢的,知道你从小就爱吃汤圆。不过,今天不一样,今天是元宵节,团团圆圆,必须要吃汤圆的嘛。”“哦,我都忘记今天是元宵节了。妈,你再煮点,把保温壶找出来,我带些去科室,她们值通班的今天不知道能不能回家,吃不吃得成汤圆还不一定呢。”

女儿吃了汤圆带了装着汤圆的保温壶出了门。

老妈起床了,汤圆只吃了一个,说自己胃口不好,吃甜食要返酸。胡大红怕老妈没有吃饱,又专门用小锅儿熬了点小米大米二米粥稀饭,让老妈就着洗澡泡菜——儿菜片片再吃一碗稀饭。接着,二宝起床了,喳喳哇哇,闹腾起来。

“咚、咚、咚”的敲门声音传来。抬头看时间,哦,是社区来做地毯式摸排,到户到人做登记。胡大红一边口中答应着:“来了,来了。”一边到阳台上把昨天用过的晾晒在外的口罩摘下来,戴在自己脸上,然后去开门。门只开了一条缝,二宝借此机会想跑出门看看,胡大红赶紧让老妈把二宝带一边去,老妈与二宝又没有戴口罩。回答:“嗯,常住人口5人,现在在家3人,没有外出,也没有外来人员来过。”三言两语,简单应答,对方做工作认真,口罩上的额头,似有汗水渗出,说话的声音有些嘶哑,2个人4只眼睛,手里本子手上笔,写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胡大红很佩服社区的网格员们,天天上午下午各家各户跑,到住户,走楼梯,上上下下都有一百多梯了,好辛苦哦。

沙发上屁股没有坐暖和,手机响了。胡大红马上按下接听键:“大宝,外婆也想你了!哦,你现在还要在奶奶家里多待几天,不能回来的哈。”歇了口气,又说:“今天到处串门,明天肺炎上门”“在家时间长不长,比比当年张学良”。这个都是标语,对娃娃说教似乎太生硬简单,想了想,再说:“东家走,西家窜,染上病毒不好办”。不对不对,这个也是微信段子,也是一条流行标语,想着怎么样来说服大宝。稍作停顿,老妈一把把手机拿了过去,一声长一声短,与大宝聊开了。二宝听见手机里面有姐姐的声音,正在耍乐高玩具,马上丢下,“蹬蹬蹬”跑过来,“我要和姐姐说话,说话!”胡大红打住自己想继续说话的欲望,看了看老妈和二宝,撇撇嘴,摇摇头,眨眨眼睛,去厨房继续忙活。

今天晚上中央台有春节元宵晚会,早早把晚饭弄出来,大家吃了,排排坐,在一起看晚会才是正事情。胡大红手里择菜,耳朵听着客厅里老妈与二宝的动静,心里想着晚会的事情,想着女儿女婿今天晚上能不能回家吃团圆饭呢……

晨曦,隐隐约约从靠小区墙边的树梢上,东一团西一点,撒在水泥路面上,路面上有了或明或暗的影子,像画家笔下的大写意。

胡大红戴上口罩出了单元门。这两天女儿在家里轮休可以带二宝,她早上起床,就到小区院子里面走走。看见微信段子“这个春节旅行太累了,就这两三天我都去了很多岛了,坐岛、站岛、姑岛、躺岛、趴岛、靠岛、喷岛、眯岛、睡岛,明天不晓得该去哪个岛了……”心里觉得郁闷。

最近明显觉得自己在往横里发展,体重增长快,该长肉的地方没长肉,不该长肉的地方一抓一把,尽是肥肉。春节前的减肥计划实施顺利,体重稳稳地控制在离标准体重多三四斤的地方,还想继续坚持坚持,把多余的脂肪都减下来;可现在,家里一亩三分地,就那么八九十平方米,厨房山、卧室洞、客厅谷、厕所峰、走廊溪,再累再走,运动量还是小了点,胡大红边走边叹气:像这样不动不走,贪吃贪睡干活少,光长肉,旁人看不顺眼就不用说了,自己都要嫌弃自己。

小区一圈走下来,大约400多不到500步,走上10圈,才4000多步,这个运动量,还是有点小。哎呀呀,管他的,走走总比窝在家里好,院子里面的树呀、草呀、花呀经过一夜的光合作用,带动着空气都要新鲜些。走到小叶榕树下面,哦,榕树发了新芽,鼓突了芽苞。这棵树是搬进小区那年看见物管小妹她们栽种的,才三四年,就长得枝繁叶茂,看上去,好精神!海棠花开了,红红的,很喜庆,一天到晚楼上住着,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春睡海棠醒来的娇娇俏俏小模样呢。一朵花,一片情,一条心……多年前出差去武汉,到武汉大学看樱花,那气势,那规模,云蒸霞蔚缤纷灿烂不能够形容!这次疫情,大宝二宝知道了武汉,还知道了武汉大学的樱花,疫情过了,带他们去看看,挺好。

刚走时心里还数着,一圈、两圈、三圈,走着走着,停下来看树闻花香,把圈数也忘记了。算了,走就走,莫计较那么多,达到锻炼为原则。

哦,前面有人影在晃动。不是自己一人孤军作战。紧走几步,搭话:“是张大姐哈。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走,莫被人家说成神经病呢。哦,不得这样说哈,你天天都下楼走来的。”看嘛,自从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人家见天都在小区运动。自己还小心翼翼,生怕被人说成标新立异。顺着张大姐手指的方向,看见有人在打太极拳。张大姐说,是B栋的老李和王哥,开始只有老李打拳,没有两天,大王也跟着比划起来,白鹤亮翅,左右野马分鬃,招招式式,像模像样。

走至小区门口,小区门卫早上7点半交接班。门卫小刘戴着口罩正在抱怨,电瓶车今天骑得一点都不顺溜,本来20分钟从鄢家镇过来,时间富裕,结果这边设卡、那里不准过,东绕西让,半个小时才到小区,害得交接班也没有准点。真倒霉!胡大红见小刘骂骂咧咧不高兴,走上前去劝几句:“非常时期非常对待,疫情解除了就好了。莫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

A栋走出来一位大爷,雄赳赳的,他直接走到小区门卫处,用蓝色门禁钥匙碰了碰门禁卡,小区行人走的小门“吱呀”一声开了,他径直走出了小区门。门卫小刘忙忙地赶出来,“唉,大爷,大爷,你的出入卡呢?”小区门卫志愿者荷妹儿同时跑了出来,高声招呼:“大爷,出门要用卡,黄色的卡!” 大爷不理,听见招呼回了一下头,透过他遮挡的口罩看见他脸上还带着些许笑容,兀自扬长而去。荷妹儿对着小刘和胡大红摊开双手:“这个人真是的,快乐冲关,好焦人!”

东方天亮,上班的人用绿色卡片通过门岗出小区门,婆婆大娘买菜用土黄色卡片出了小区门。小区里面人影多了,有鸟叫声传来,“叽叽叽,喳喳喳”的。胡大红回头,一只穿彩衣的小鸟身影轻盈,“唿”的一下,掠过绿树、红花、青草,追逐着前面一只小鸟,飞翔、飞翔。胡大红看看小鸟,脸上慢慢有了笑容,用手抹抹额头上浸出的汗水,嗯,今天锻炼目的达到了。上楼,回家。听说本市防控降级,好消息春光般美好起来了。

(作者系德阳市散文学会副会长)                                            

来源: 德阳市散文学会副会长
责任编辑:谢灵慧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