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征文】 陈麦 ​​‖ 觉夏

作者:陈 麦 来源:宜宾学院 发布时间:2020-06-05 17:07:09 浏览次数: 【字体:

觉 夏

陈 麦

输入框发出蓝盈盈的光,长时间对着一小块屏幕打字让王亚的眼睛酸胀得不行。已经凌晨2点了,医院方还没有回复消息,双方交涉也有些困难,只说家属等待消息。

她清楚地知道,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所以她不能急,一急就容易出事。妈妈还靠她照顾呢!她努力地睁大眼睛,试图从字里行间找寻出一点点安慰,无果。也不知道是怎样睡着的,早上被手机来电惊醒时,王亚还喘着粗气,额头淌着密密的冷汗。摸索着把手机拿过来,早上六点半,来电的是医院方。

王亚颤着手,划开屏幕,“喂,是我。”“王小姐,请节哀……”王亚已经听不出电话那头的字符是什么意思了,明明拆开来都是很简单的汉字,为什么组合成句子就那么让人难过呢?那头听她呼吸声不稳,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忍“后续事项请等待通知,请,请您节哀。”王亚说话已经带着气音,“能,能让我见见我爸爸吗?”“对不起,我们规定遗体会直接运走火化。到时候会通知您领取骨灰的。”

王亚那天把母亲安顿好,便急匆匆往医院赶,只看得到一辆辆车进进出出,不知道那一辆是他爸爸坐的,就这样在医院门口晃荡了半天。她不敢回家,怕看见母亲那殷殷期盼的眼神,怕她问起爸爸的情况。她没有爸爸了,她好怕,她恐惧,怕这病毒侵袭,也恐这将来无望。疫情期间她觉得自己成长了,学会挑菜,做饭,学会快速看疫情通报,等她适应了医院、家、超市三点一线的生活节奏后,她觉得一切都会好的,直至收到病危通知书。她觉得如果这就是长大的代价的话,未免也太疼了吧。

抱头痛哭后,日子还是要继续过。王亚转头又联系殡仪馆,联系医院,联系墓地,通知亲友,事情多起来她又转成一个陀螺,忙得脚不沾地。在一个寒风猎猎的日子里,王亚和母亲将父亲葬了,没有送葬队,没有别的亲朋,照片选的是最帅的一张,因为父亲很臭美,平时王亚没少拿这个打趣他,如今却是不能了。因为风太大,王亚拥着母亲出了墓园,回了家。

复工后的武汉渐渐有了活力,王亚家里却没什么生气,母亲天天以泪洗面,王亚只能独自坚强,她想“我已经长大了,可以保护妈妈了”。天气越来越热,王亚有时都会恍惚,觉得那个难过的冬天像是一场残忍的噩梦,她只是一直没醒而已。

忽而觉夏,暴雨打在身上,王亚被打得很疼,痛苦失声,她才终于醒了。从漫漫寒冬到温暖春末,就像是一场梦,只是父亲从未入她的梦中。

    (作者系宜宾学院文音学部汉语言文学3班学生)


来源: 宜宾学院
责任编辑:谢灵慧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