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征文】 李淮 ​​‖ 春天,德阳的白衣天使

作者:李 淮 来源:德阳市散文学会 发布时间:2020-06-03 17:08:40 浏览次数: 【字体:

春天,德阳的白衣天使

李 淮

值守在德阳市新冠肺炎定点治疗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们,践行着中国医生的誓言: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没得事,这个事情我来解决,不着急哈”“好的,我们多关心病人,这个特殊时期与家属分离与外界隔离,在这里治疗是挺不容易的。”洪亮的声音,在病区病房休息区不断响起。在德阳市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感染科副主任陈皋,承担起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工作。他作为感染性疾病方面的专家,关键时刻走在疾病救治的第一线。从元月24日收治第1例新冠肺炎患者,到2月21日共有18例患者在院治疗,他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压力有多大,一般人不能想象。时间过去了一天又一天,还没有1例患者治愈出院,作为主管医生,他,怎么办?他以轻松而淡定的话语引导大家,让医护人员紧张的心情得以舒缓;他敞亮的喉咙、话语里的大气,不但给医生护士们打赢这场战役带来信心,也让患者看到了治愈出院的曙光。

2月17日,德阳市首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阮某治愈出院。好消息通过德阳媒体人报道,在短时间内飞快传开,压力山大的陈皋和医生们松了一口气。截至3月7日,德阳共有18例患者治愈出院,其中年龄最大的74岁,最小的46天的小婴儿,是迄今为止全国年龄最小的新冠肺炎患者。“清零”背后,是白衣战士们44天的坚守与战斗!

谁不爱长发飘飘?谁不愿秀发及腰?谁不想红妆妖娆?护士姐妹们,为打赢这场战役,为穿脱隔离服戴头盔护目镜方便,好些人剪掉了自己一头黑色长发,好多人一天到晚防护服套装穿身上。

护士长刘建英从接到筹备定点医院的任务就忙开了,储医疗物质、备专业人力、梳工作流程、定岗位职责、设岗位分类……驻扎医院,连与家人通电话的时间都很吝啬。闺蜜怕她惦记家里分心,帮她给她的父母打电话,说家里有什么事情要做就叫自己。父母接了闺蜜电话不放心,以为刘建英被隔离,赶紧打电话问情况;老爸打电话,老妈还不听父亲转述,非要自己给女儿说几句才算相信女儿是上班去了。说起自己的爸爸妈妈,刘建英忍不住流眼泪,她努力忍着仰头看天不让眼泪掉下来。见到她的时候,发现她消瘦了一圈,我打趣到:“刘老师,你咋个头发短了,人也苗条了,用的啥子减肥药?”刘建英笑:“我又何尝不想留长头发?但我爱红妆也爱武装,我是感染科人又是党员,我不上战场哪个上战场?苗条了好,做事情跑得快。”

曾仪,2003年“非典”时期担任传染科护士长,2009年H1N1甲流时担任医院治疗甲流分院病区护士长,经手了德阳市第一例霍乱患者、第一例甲流患者。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她全力冲刺在抗击疫情的战斗中。临近退休年龄早从临床一线岗位退下来的她,面对新冠肺炎的肆虐,凭借自己在传染科防治工作中的丰富经验,承担起定点医院疫情防治指导工作。每天早上8点准时到岗,晚上九十点才归家。“论体力我不如你们,论经验你们不如我!”这是曾仪对护士们说的话。她用多年的临床防护经验指导大家,这样“要不得”,那样“没有对”,碎碎念的她,把稳防护指导关卡;她的热心肠大嗓门快人快语,是姐妹们最好的生命保障。不过,就连身边的姐妹们都未必清楚,她身体并不是很好,2019年10月刚做了脑动脉瘤手术;年逾九旬的老母亲病情严重住进了ICU……

护士都是姐姐妹妹,巾帼不让须眉,女人的温柔与无微不至,是须眉男儿不具备的优点。但现在的护理战线上,有了男子汉。热血男儿在病区在病房在病床前,一样心细如发,一样做平凡而琐碎的工作。他们的优势在于,更能在关键时刻,迎着困难上,踩着艰险走。

“90”后的蒋凡,穿上白大褂还不到5年时间,但在今天抗击疫情的战斗中,义无反顾走在战场的最前面。大年三十,是蒋凡在临床一线度过的第四个除夕夜。今年的除夕很特别,没有热热闹闹的年味儿,新冠肺炎在全国人民中间成了最热门的话题。

蒋凡大年三十上班到急诊科,接通知说,德阳市中江县有1例确诊患者需要他去接回来。这是德阳市第1例确诊患者,想来应该有紧张情绪或有几分害怕的心情,毕竟这是新的疾病,没有特效药物可以治疗,传染性那么广泛那么强烈,好多人听见这个疾病的名字就想要退避三舍。蒋凡没有这样想,作为医务工作者,作为男护士,关键时刻,我们不上谁上?

在这之前,他找过科室护士长报名参加援鄂医疗队,虽然没有成行,自己却暗下决心,在后方工作也要做好点点滴滴。没有想到,这样快就有患者需要自己去接受转运。

负压救护车、防护用品、药物器械,一应用具准备完毕。蒋凡穿戴上防护服,护士办公室墙上的电子钟时针指向中午11点,午饭肯定是吃不上了,护士长趁着他的口罩还没被污染,拉下他的口罩,将一块巧克力塞进他的嘴里。这块巧克力很管用,蒋凡不但没吃上午饭,到下午4点才出病房,人哪,早已饿得前胸贴着了后脊梁。

接送患者比较顺利。救护车在路上,蒋凡同车上的感染科副主任舒舒姐说,上次也是我们俩转送病人,就是从我家门口路过的,不过我爸爸不知道,事后我才给他说的。舒舒姐说,现在我也从家门口路过呀,今天还是年三十,家里人都坐在桌子上吃团圆饭我们还饿着肚子。摆谈中,蒋凡知道,舒舒姐的母亲就是当地医院的感染科医生,是一名经历了“非典”战役的“老”战士。蒋凡向舒舒姐竖起了大拇指!不错,两代人都是抗“疫”战士。

回到定点医院,患者立即被送进隔离区隔离病房。蒋凡忙着给患者做基础生命体征测试,遵医嘱量血压、测体温、数脉搏、食指上检查血氧饱和度、抽取静脉血、取咽拭样品送检……整整忙碌了2个小时,下午4点多交接班后才离开病房。脱下防护服,才发现贴身穿的洗手衣被汗水浸透了,摘下头盔,甩甩头发,哟,头发尖尖上都在滴汗水。

2月3日凌晨5点零8分,急诊科一位男护士在这个点记录的日记感动了我。他说:“现在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在肩负着责任与考验。”本地又确诊一名新冠肺炎感染患者,要求德阳市医院立即前去转运至定点医院。接通知时夜深沉人入睡鸟雀归家大地安静。不等组长安排,男护士主动请战:“让我去!”从部队退伍回地方医院工作,他选择了最热爱的急诊科。急诊科的工作充满紧张、热情、挑战、生与死的考验、速度与力量的挑战!在部队他喜欢的军旅歌曲《当那一天来临》,歌中唱道:“当那一天真的来临,放心吧祖国,放心吧亲人,为了胜利我要勇敢前进。”他始终铭记入伍宣誓的五个字:“时刻准备着!”热血男儿汉,病毒都滚蛋,危险时刻,他毫不犹豫说“让我去!”

洗手衣、隔离衣、防护服、口罩、眼罩、面屏、头盔,穿戴完所有的防护用具,护士长检查再检查、叮嘱再叮嘱:“一定要注意保护好自己。”

这不是第一次出征,不是第一次转运新冠肺炎患者,但护士长仍然会在每一次临行前检查、提醒、嘱咐。是的,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做好本职工作、救死扶伤,践行人道主义。

转运患者顺利结束,是凌晨4点52分,东方微微有桔红色的晨曦显现。在脱下防护服装的那一刻,他再次拿起救护车消毒流程表核对,确认消毒时间和顺序无误后,才安心向急诊科走去。

虽然是凌晨,他还是给科室护士长编辑了一条微信:“患者已安全送至定点医院,相关洗消妥善完成。”“今天下班好好休息,辛苦了。”护士长秒回了微信信息。爱,平平淡淡,却践行在我们日常的生活工作之中。看见这条秒回的信息,关怀的话语温暖着他,嘴角上扬,他,笑了。

是的,为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多少人夜以继日、日以继夜,努力工作、工作努力……岁月静好,就是他们的白天黑夜、他们的付出呀!

(作者系德阳市散文学会副会长)

 

来源: 德阳市散文学会
责任编辑:谢灵慧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