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征文】樊碧贞 ​​‖ 春将至

作者:樊碧贞 来源:政协威远县委员会 发布时间:2020-06-03 17:04:11 浏览次数: 【字体:

春将至

樊碧贞

风像个撒酒疯的醉汉一样,在狭窄的巷道里横冲直撞,先是撞倒了路口上的疫情防控宣传牌,后又把张贴栏上的《致全县人民的一封公开信》揭下,抛到一人多高的围墙外。门口支杆上的应急灯跟着不停地晃荡,总让人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我拉了拉矮下去的衣领,又往手上喷了喷酒精,准备过去扶定牌子。无论遇到什么情况,牌子不能倒。就在这时,从幽深的巷道口传过来一句“咦,这么晚还有人守?”我循声望去,巷子很深,并没有看到人。

莫非我出现幻听了?“这疫情,委实快把人整疯了。”我嘟囔了一句,继续朝着牌子走去。

我把牌子扶正,同事赶忙搬过来两块石头压住支撑架,这下子该稳当了。

从上周开始,全县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每户发有一张出入证,居民可两天出去采购一次生活必需品。可能是宣传得多了,这两天进出的人并不多。我们值守的压力相对小了些,但丝毫不敢松懈。

风似乎并不甘心,一阵紧过一阵。同事说这阵人少了,嘱我搬到屋里去。我搓了搓有些发僵的手指,自嘲道:“这一次,天气预报还挺准。说降温就降温了。”

“就是。又冷又饿,这种时候谁不愿意待在家里。但我们有责任在,还是要坚守。”

我和同事一边聊天,一边密切注意着巷道里的情况。

夜已深,只有橘色的灯光在不停地晃荡。

“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人进出了。”同事的话音刚落,巷道口响起脚步声。

“有人来了。”我们异口同声道。

还真是有人来了,而且是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推着电摩托,女人手里拎着两个大塑料桶,慢腾腾地从夜色里钻出来。

男人把车停在我身边,转头看了看女人,又转过头看着我。

“同志,你们要守好久哟?”

“早着呢,还有好一阵。”

“这么晚呀。你们都不歇会儿?”

“不敢歇哟。严防死守保平安。对了,你们住哪里哟,这么晚还在外头,要不得,赶紧回去。”

“我们,我们……”男人有些犹豫。

“难道他们是从湖北回来的?”这么想着,我便问他们要身份证和出入证。

“我们没带身份证,也没得出入证。但我们就住在这个院子头。真的!你们能不能让我们进去?”男人说完,又看了看身边的女人。女人安静地站着,拎着的塑料桶也没有放下。

“没有身份证,又没有出入证,我们无法证实你们是院内的居民,暂时不能放你们进去。”

“我们就住在106栋2单元5号的呀。”男人显然有些着急,说他们两个才从建立村过来。之前在广西那边打工,腊月十九就回老家了,想着与老人一起过年,中间也没回来过。一大家子十来口人吃饭,油用起来快,现在所剩无几。去年春天榨的油全部放在城头,本想过年后回来装点,谁想到会遇上疫情呢!这段时间村里也不让外出,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出来。

我是知道建立村的,离城不算远。但是光靠他这样说,也无法证实两个人的身份。

“可以说说你们的身份证信息吗?”

我手头有院内居民的登记信息,是上一个班交下来的。这个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我叫李**,她是我的老婆,叫刘**。”我按着他说的门牌号及身份信息查了一遍住户登记表,却发现登记栏是空白项。

“这儿没有登记信息。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啷个会搞错了?住了那么多年。”男人边说边凑过来看登记表,随即又走回女人身边,推她过来看。

女人这时候才靠过来。“社区打电话问了的,我都跟她说了。”女人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很细,瞬间便被风吹得无影无踪。

“社区打过电话?那你再问问。”

女人拿着手机翻了一阵,终于把电话拨了出去。为了让我们相信,她开了免提。

电话接通。“东街社区**,有事请说。”

不对呀,这里明明是外南街社区。

同事插了一句:“你们究竟住哪儿?”

女人似乎并没听清楚,她又重复了一遍自己想证实的问题。

对方说了句“打错了”,便挂断了电话。

女人看了我们一眼,脸上露出一丝难色。

这时,男人走到女人身边,大声说:“丢人现眼,连个电话都打不来。”

“你就晓得吼我,要不,你打一个。”女人回了男人一句。

男人显然为女人顶撞他而生气,话冲口而出:

“瓜婆娘,喊你打电话问一下,你不听。现在进都进去不到,这么冷的天气,老子懒得陪你受罪。”然后掉转车头,“突突突”驶入夜色中。

我和同事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住了。再看身边的女人,早已在那儿抹起眼泪。

“快给我电话。”我拉了一把哭泣的女人。

电话一接通,我便对男人说,“大哥,其实不该我来说的。可我还是忍不住想说,作为丈夫,随随便便把自己的爱人丢下,你想一下对不对。疫情当前,别的不多说,我只希望你们同出来,还一同回去。”

电话那边没有吭声。

没多久,男人回来了。他走过来把女人手上的油桶提过去放到车座上,准备返程。

同事见此情形,突然说:“你们出来一趟也不容易。这样,你们出一个人跟我到院里去一趟,确认你们的住处。另一个人在这儿等到。”女人拿起油桶,跟着同事进了院子。男人和我留在卡口上。

我不想搭理男人,因为他刚才的行为。男人也没说话,默默抽了几口烟,还不时向院子里张望。

过了一会儿,同事回来了。女人并没有跟出来。

“他们是住在里面?”

“应该是,她打开门了。之前是单元报错了。”

“你还待这儿做啥,还不快进去帮忙。”

男人把烟熄掉,扔进近旁的垃圾箱里,小跑着往106栋楼那边去。

约莫半个小时,男人出来了,拎着满满两桶油。女人还是没有跟出来。

“大姐怎么没跟出来?”

“她说还有点事,等下出来。她耳朵背,时常听不清。放心,我等到她。今晚谢谢你们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既然认识到不对了,我们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于是,趁空给他办了一张出入证。

又过了约半个小时,女人出来了。她走到我面前,把拎着的一包东西塞给我。挨到手上,还热漉漉的。

“天冷,吃两个包谷粑热和些。”女人在转身时说。

风仍在吹,却早已没了之前的气势。看来,春天就要来了!

(作者单位:政协威远县委员会)

来源: 政协威远县委员会
责任编辑:谢灵慧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