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征文】 李晨亮 ​​‖ 迎“病”而上​‍

作者:李晨亮 来源: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应急管理局 发布时间:2020-06-03 15:19:29 浏览次数: 【字体:

迎“病”而上

李晨亮

俗话说,无知者无畏。当网络上“新冠肺炎疫情”信息铺天盖地汹涌而来时,我正在古城阆中老家过春节。可以说地球人与日俱增的“死亡”数字,让我一下就寝食不安起来;我怕困在乡下,毕竟还得赶回单位值班。坐高铁是一种冒险,但我还是决定迎“病”而上,趁早回乐山。

大年初三早上6点,坐上侄儿的小车,戴着口罩的我们一路狂奔,去高铁站赶7点57分的火车。路上几乎见不到其他车与人,惴惴然似乎有新冠肺炎病毒在眼前晃动。到了高铁站,周围寂静得可怕,乘客难得的稀少,一张张口罩在昏黄的灯下匆匆移动;我从未碰到过如此的紧张氛围。

从阆中到乐山,我最怕的是遇到不戴口罩的人。结果赶车到了成都,坐在候车室内,一个不戴口罩的大爷居然靠近我,频频向我问东问西。我像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刺猬”,似乎满身带毒,逼得我频频侧身躲避;我不知他究竟怀着什么目的,问了一些我绞尽脑汁也答不上的问题。最后我干脆摇手示意,快步离开了他。

坐上从成都至乐山的动车,我数了一下,整节车厢的乘客仅仅7个人。反而是在过道里走来走去的乘务员和保洁员,人次似乎超过乘客。有一种滑稽,有一种可笑,更有一种可怕的压抑感,无声无息地传递过来。

终于回到乐山,我松了一口气。结果在高铁站出口,一个持测温枪的男子,伸出测温枪,在我的额头晃了两下,然后发出“咦”的一声。我的“老心脏”猛地收紧了,全身激灵。不仅如此,一位持测温枪的女士示意男子退后,她伸出“枪”很果断地在我额头上又是一晃;晃了一次不说,间断一下之后也发出“也”的一声。这下我的心可以说是狂跳不止。好在她又拿“枪”在我额头上晃了一下,然后一声不吭地将这个黑洞洞的家伙指向了下一个乘客。

    在阆中、成都车站,我没有遇到这种测温度的情况;在乐山高铁出站口,这种阵势让我虚惊一场,虚汗淋漓的我急匆匆赶去打的。在狭小的空间里,司机一直高谈阔论,我一路忐忑,生怕他是不是载过“病毒”,唾沫星子会不会穿越口罩……他与我,心里揣着的,何止一颗勇敢的心呢!

    此后,我在家隔离14天,班是不能值的了。

    隔离期满,我去单位报到,单位的门卫拿着测温枪在我额头上晃的时候,照样发出“也”的一声。我才知道,我额头的温度比其他人要低得多,而不是高了,要么是32度左右,要么是33度左右;那时我就在想,是不是“吓”出来的低温呢。开个玩笑好升到正常值呢!那些天,确诊及死亡病例的信息,成天在网络、在微信群里晃荡,着实让人慌乱不已,但危机面前,我们夫妻相互鼓励,坦然面对。

    于是,在居家隔离14天后的第二天,我每天深入企业检查防疫工作和复工复产开展情况,妻子被安排去当三无小区的“守门员”,每天风雨无阻,一个人守着一个小区,检查、登记……特别是对外来人员更要细致入微地开展防疫宣传等工作。

    在疫情肆虐的时候,我们迎“病”而上,就多了一份理解,多了一份担当;在我们协力抗击、病毒节节败退的时候,我们更多了一份淡定,多了一份从容。

(作者单位: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应急管理局)


 作者简介

李晨亮,供职于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应急管理局,乐山市作家协会会员。在报刊发表散文作品400余篇。《邮逢知己》获光明日报社举办的“我心中的邮政”征文一等奖,《节水“三部曲”》获河北省大型节水系列征文二等奖。 

来源: 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应急管理局
责任编辑:谢灵慧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