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征文】陈世利 ​​‖ 疫情期间的特别旅程

作者:陈世利 来源:宜宾学院文学与音乐艺术学部 发布时间:2020-06-03 15:06:19 浏览次数: 【字体:

疫情期间的特别旅程

陈世利

终于等来了寒假,但是寒假里没有迎来新年的欢欣,而是被笼罩在焦虑和恐惧之中。正月初,网上各种关于新冠病毒的信息铺天盖地,周围的人每天都不安,见人就会谈:看了新冠病毒的最新消息了吗?又新增了不少人!

在宜宾市人民政府下令取消新年聚会之前,我们家里就自发取消了新年的聚会。没过多久便封村封路了,村里的基层干部在交通要道设置了关卡,禁止外来人员进入、村里人出去。每天基层的工作人员都会上门调查家庭成员的出行路线,测试体温并做好记录。一走出门大家都会戴上口罩,通过声音和身形来确认对方的身份。封村的第二天,我就生病了,村里的医疗条件有限,只能去街上看医生。关卡的工作人员听说是生病需要就医,做好登记便让我们出去了。街上的店铺早已经关闭,街道上空无一人,往日热闹的集市显得格外冷清。乡下的街上只有小诊所,医生只能通过我的描述进行诊断,包了一点药便回家,不敢多做停留。

从街上回家的当天晚上,我的病情加重。因为家处翠屏区和叙州区的交界上,父母决定连夜带我去离家近的双谊镇花古医院。因为政府下令禁止跨区通行,所以这次通行十分麻烦。距离花古医院十几里路就设置了三道关卡,来往人员都要登记身份证和行程记录,测试体温。

第一道关卡,在寒冬的黑夜里,值班的四个人只是坐在简陋的布棚里,棚上吊着的灯发着微弱的光,中间一张登记用的桌子,地上摆了一壶开水,几桶泡面。他们得知我们是叙州区的,要去花古医院都面露难色。其中一个年长的工作人员对另外三个人说:“这一家人我认识,他们一直都在家没去过别的地方,小姑娘生病这么严重,不能耽误了病情!”另外三个人也点头同意他的说法。有个值班的中年妇女说:“你们一路上小心,孩子生病是大事,去医院注意防护措施,做好登记,你们便走吧!”我们一听可以通行松了一口气,做记录的时候我爸对工作人员说:“这个特殊情况,幸好有你们的坚守才能让我们更有安全感!大家辛苦了!”说完我们便离开了。

第二道关卡设置在矿泉水厂门口,用一辆大卡车拦着,车子上贴着“禁止通行”四个大字。在水厂门口搭了一个用胶纸糊好的棚子,一盏用电瓶供电的灯,桌子上一壶开水。有五个人值班,其中有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我们主动说明了疫情期间出行的原因,希望能得到通行许可。医生用体温枪测量我们的体温,其他值班人员在一旁做信息登记。我爸离开前问医生:“疫情期间出来值班,不怕被传染吗?”医生只是笑着说:“明知感染的风险很大,我还是要硬着头皮上,我们在这里坚守才能保护更多的人。”他说完便给围栏的人打个手势示意让我们过去。

快到医院了,第三道关卡在街道大路口,其他进入街中的小道已经封闭,只留了一个大道通行。值班的大棚搭在一家倒闭的甜品店门口,只有一顶大伞遮蔽。大伞下面摆着一台电烤箱,但是它发出的热量,在寒风里感受不到一点温暖。有一个戴着小红帽的女大学生志愿者负责登记信息,双手冻得通红,仍然不停地写字。一位穿着单薄的医生负责测量体温,还有一位身穿黑色制服的武警维护秩序。武警见我们向值班处走去,便走过来问:“你们三个是一起的吗?从哪里来?大晚上的准备去哪儿?”我爸回答:“我们是叙州区的,孩子生病了,只好送到离家近的花古医院看病,还望警察同志通融一下!”武警看见我被妈妈扶着,脸色苍白,犹豫了一下,便把我们带去登记。他说:“既然是孩子生病了,那你们早去早回,尽量不要和别人接触,特殊时期能不出门就不出门。”我看着和我同龄的那位大学生志愿者耐心地做好记录,不禁心想:她真的很勇敢!我要是没生病就好了,我也会去参加志愿服务。

终于到了医院,医生马上给我诊治,做了初步检查,需要住院治疗。我在医院看着医生和护士疲惫的身影,忍不住想:他们的家人一定也担心坏了吧!每天病房里要进行三次消毒,尽管疫情肆掠,医生、护士还是照例查房,每查一次都要测量体温,温柔地叮嘱我们不要在医院走动,以免和别人接触。

看着新闻报告的感染人数越来越多,我总是感动不安和焦虑,常常在半夜醒来。我的责任护士姓罗,她每次给我扎针都会安慰我说:“疫情期间在医院来看病千万不要害怕,有我们冲在前面保护你们,你就安心养病,别多想。” 有一次听见她和儿子打电话,我才知道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回过家了,家中的小朋友哭闹着要见妈妈,她说:“妈妈在打怪兽,等胜利了就回家!”看着所有医护人员都信心满满,努力战斗的样子,我的情绪稳定了,心里填满了感动。

疫情期间这趟旅程,让我看见了平凡人的伟大。很多人奔走在一线,用生命和新冠病毒搏斗,人人都在战斗,我相信终会:守得云开见月明。

(作者系宜宾学院文学与音乐艺术学部汉语言文学3班学生)

来源: 宜宾学院文学与音乐艺术学部
责任编辑:谢灵慧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