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征文】龙叟​ ​​‖‍ 记事簿:防控笔记(组诗)

作者:龙晓勇 来源:四川省作家协会 发布时间:2020-06-01 09:34:34 浏览次数: 【字体:

记事簿:防控笔记(组诗)

龙 叟

 

墨水

从来没有对一个人的行踪

如此专注。他坐过哪一趟客车

在哪里推杯换盏,在哪个肉摊前

对着一把剔骨刀口若悬河

防控办公室的灯光令人目眩

一个感染者的行动轨迹

让一群无神论者大声呼叫——

“我的老天爷啊!”

 4b5beb816e884d91af04ade9cdde15cd.jpg

在几小时内,必须闯过重重迷宫

把上百个亲密接触者

从不同的屋子里找出来

多么紧急。这好比

要从一杯清水里迅速打捞出

一滴刚刚误入的墨水

 

啃噬

“亲爱的父老乡亲:”

随即就词穷了。像一个亿万富翁

面对空空如也的保险柜

已经过去近三十天。手至少已经勤洗

一百八十次;口罩已经嵌进脸上

通风的窗口,供应的春色极其有限

小区里,暂时只有宣传喇叭允许自由行走

八楼的老头喘喘气,想一口吐掉

没有春茶的大茶缸。种植大户也想

写一封信:“我捐出所有山药

但病毒正联名剥夺我采挖的权力”

病毒还想啃噬工厂的机器

地里的庄稼、蒙尘的汽车、人们的厨房

对亲情之网也虎视眈眈

草拟第二封公开信太难了

所有词汇被病毒啃噬一空

屏保上只反复滚动:

“少出门,不要放松警惕,不要放松警惕”

bbd94bd98e5048b093a7a4b3eed6fbd5.jpg 

真相

没有一丝日光能等到我回家

防控办公室把我变成

一只夜枭。我羞愧于自己

没有练好捕猎本领

哪怕是对一只小小的病毒

 

在深夜街头,我踽踽独行的样子

像不像一个被压缩的真相?

困顿疲乏,被所有路灯跟踪

聚焦,又一直视而不见

 7ebd85d642d34bdfbe7c90b1eef1e8ff.jpg

有关我的真相,我一定要告诉你:

疫情数据的任何一点点

风吹草动,都让我幻象重重

多少人,如我一般喉咙紧锁

却随时准备,接应那强大的力量

猛然间,卸下我们的口罩

 

刺客

每一个病毒都是凶残的刺客

情人节,相爱的人们道路以目

牵手是危险的。拥抱是危险的

亲吻,无疑是双双暴露于

敌人的枪口

 

深夜回家,轻轻开门,喷洒酒精

警惕地取下口罩,把外衣脱下

放到阳台。妻子已经睡下

他需要仔仔细细洗个澡,从内到外

完全摆脱刺客的追杀

1f83232ce18244fca890aaa2876539be.jpg 

这个情人节,是他与妻子

相识十九年的日子。他必须小心谨慎

确保把自己安安全全地

交到她的身边

 

原则

晚上回家最犯难的

是要拒绝儿子的拥抱

要去乡镇,要去卡点,要去

记录一线工作者的战斗

“同志,不握手、不拥抱

这是非常时期的原则”

微笑着向儿子转述这句话。五秒钟

得到一句带哭腔的回答:

“可是,每天拥抱一次深爱的爸爸

也是我的原则……”

    (作者系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作者简介

       龙叟,本名龙晓勇,四川资中人,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从事中学教育、新闻宣传与基层文艺等工作。作品散见《四川日报》《四川文学》《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草堂》《鹿鸣》《剑南文学》《贡嘎山》等报刊。出版诗集《锈迹》《从天空出走》。

 

 

来源: 四川省作家协会
责任编辑:谢灵慧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