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征文】曾训骐 周晓霞 ‖ 凌晨五点二十的温度

作者:曾训骐 周晓霞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0-02-06 10:30:10 浏览次数: 【字体:

编者按 2020年新年伊始,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牵动全国人民的心。 四川全省上下在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坚强领导下,万众一心、众志成城,迅速投入驰援武汉防疫抗疫、加强防控阻止传播的防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扩散的“歼灭战”。 为充分展示宣传四川社会各界在疫情防控斗争中的先进典型和感人事迹,凝聚同舟共济、科学防控、共克时艰的强大精神力量,同时,留存史料,以资借鉴,2月2日,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发布《关于“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的征稿启事》,面向社会各界开展“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征稿活动,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征文专用投稿邮箱:59890114@qq.com,截稿时间:疫情结束后十日左右)。今日起,“方志四川”微信公众号、四川省情网陆续发布部分征文作品,敬请关注!

凌晨五点二十的温度

曾训骐 周晓霞

乘客拉开车门的那一瞬,一股“寒流”突然钻进车内,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凌晨四点半的成都,还是有点冷的。我看了一下手机,摄氏1°。

这是二环路边的汇融名城。这个蓉城东北角的小区,由内向外,分为A、B、C三个区,大着呢。因为来过多次,进进出出,对高车一路的汇融名城也就比较熟悉了。

成都金融城(图片来源:成都日报)

待乘客坐好,我迅速掉转车头,从C区门口向二环方向驶去。——这个乘客是深夜两点预约的车,我得将他送往昭觉寺。

“师傅,这么早去昭觉寺啊?”我有点好奇。

成都以前是工业城市,不认识的成年人,大家都互称“师傅”,显得很亲切。

“是的,”乘客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我是志愿者,去给寺庙做义工。——上面已经通知,因为冠状病毒闹得凶,成都市区的各大寺庙,停止接待香客。担心有的善男信女不听招呼,执意去烧香,所以我们这一群志愿者提早前往,做好劝阻准备。”

“啊,原来是这样。”

“我还是背着老婆,偷跑出来的呢!病毒这么凶,她不准我出门呢!——师傅注意,马路边有人向你招手呢!”乘客提醒我。

我“嘎”地一声,将车停住,摇下车窗,伸出头去。只见马路边有两个人在招手,是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站在街边,一个拉杆箱,一个背包,貌似要出远门的样子。

“师傅,您能不能行个方便,”男子焦急地说,“我要送我老婆去东客站,乘动车去武汉呢。”

我看了看副驾的乘客,有点犹豫,对男子道:“不得空呢,我要送人去昭觉寺。”

“现在不好打车,——要不,我们多给点车费?”街边的男子恳求道。

“要不我下车?”见我迟疑,乘客征询我的意见。

“你不忙,我问一下——”我问街边男子,“啥时候的动车?”

“成都到福州的D2244,六点半发车,经过汉口。”

“噢,还早呢,”我瞟了一眼手机,松了一口气,道,“你看这样好不好?我把乘客先送到昭觉寺,然后回来接你。——你记个我的电话,我回来之前你们若打着车,就告诉我一声。——放心,时间充裕,来得及的!”

“噢,那这样就圆满了。”“义工”对我说。

轿车右拐,飞奔上二环,在高笋塘再右拐,到昭觉寺南路口再右拐,很快就到昭觉寺山门停下。下车,倒车,原路返回。成都就是好,平原大坝,街道宽阔平坦。凌晨时分,又不堵车。

成都昭觉寺(图片来自网络)

一路上没有接到街边男子的电话,我直接将车开向汇融名城A区。刚刚拐进高车一路口,我就看见刚才那两个人还在街边等着,一边立等,还一边搓着手。这鬼天气,确实有点冷。等我将车刹住,才发现等车的似乎多了两个人。仔细一看,原来多了一个大妈,大妈怀里还有一个五六岁的男孩。我一看时间,刚好5点。

“师傅,您可回来了!”男子拉开车门,对我说,“我们等了这么久,一直打不到车,滴滴车也没有!——谢谢您啊!”

“怎么,你们一家人都要去东客站吗?”我有点好奇。

“不是不是,儿子半夜醒来,吵着找妈妈。姥姥说他妈要去武汉,他就硬扭着姥姥带他下来……”男子解释道。

一见出租车到来,男孩挣脱姥姥的怀抱,跳到女子的怀里,大声地叫道:“我要妈妈!我要妈妈!我不准你走!不准你走!”

儿子的声音,在寒风中显得特别刺耳。女子搂着儿子,大滴的泪水滴在儿子的脸蛋上。她一边擦拭着儿子脸上的泪花,一边情不自禁地吻着儿子的额头。

男子对儿子说:“你妈是去打怪兽,不久就会回来,你别难过,那样你妈会担心的!”

男孩不管不顾,扭着身子拼命跺着脚,继续哭闹着:“不嘛!不嘛!我就要妈妈!就要妈妈!……”

“安贤,你一个人在外,一定要小心!国家有难,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孩子的姥姥叮嘱道,“到了武汉就来个电话,免得家里大家担心!”

孩子的姥姥在男子的帮助下,将男孩死死抓住他妈衣服的手掰开,使劲将他从母亲身边抱过来。

2020年1月28日,由40名医护人员组成的宜宾市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救援队集结出发,驰援武汉。宜宾市中医院护士邓维佳就是其中一位。图为3岁的女儿依依不舍吻别妈妈(兰锋 摄,图片来源:四川日报)

“妈,你放心,我们是一个援助医疗队呢!”女子安慰道,“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

行李在后备箱放好,两夫妇在后排坐好,摇下车窗,挥手告别。男孩又奔向轿车。他姥姥用尽力气,才将他拉开。我将车驶出。身后,传来孩子撕裂的叫喊“妈……妈,你别走!我要妈妈……呜……呜……”后视镜里,孩子双手乱舞,双腿乱蹬,身子拼命向车开的方向伸着。孩子的姥姥死死抱着孩子,身子不停晃动,一边抹泪,一边向我们挥手告别。后排也传来抽泣呜咽的声音……

轿车出高车一路,左转上了二环,跨过刃具立交,就上了二环高架。

“真舍不得你走!”男子的声音低了下来,“家中有老有小,还有我这个……”

女子轻轻叹息一声,道:“又不是生离死别,那么伤感干啥!——再说,钟南山不是说了吗,最多三个月,疫情警报就会解除。”

“我不想听钟南山,我只想听你……”

“那好,既然听我的,我的话就是:自己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老妈和孩子。不要让我分心!你们平安,我才能在前线全力以赴!”女子略带磁性的标准成都话传来,“你放心,我毕竟是学医的。再说了,我们是有组织的行动,绝不会有危险的。”

……

夫妻俩的对话时紧时慢,传入我的耳朵。原来,女子是成都某医院的护士,这次被抽调,成为四川省第二批奔赴武汉的医疗救援队(俗称“敢死队”)的成员。年轻夫妇,都不到三十岁,在春节阖家团圆的时候,却要分开,并且是女人远赴武汉疫区。想起来,确实有些伤感。我们这一代人,生活是多么的幸福,可上天却又突然开这么一个残忍的玩笑。我不由得想起家中的妻子和女儿。他们也许还在梦乡,可这一家人却马上要分成两处。想到昨晚妻子和我赌气,叫我大年三十晚上不要出车,到处传说冠状病毒如何凶猛,说是在家里享享好不容易的清闲,和家人在一起,不很好吗。

2月2日下午,四川省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出发前往湖北。图为离别的拥抱(图片来源:四川新闻网)

可我总觉得在冠毒闹腾之下,我应该做点什么,不然心里不踏实。这几天晚上都不大好打车,作为一个出租车司机,我多跑两趟车,让更多的人团聚,不也很好的嘛。可是、可是今天我这一趟车,却是将一个家庭分成两半……

“啊,到双桥子立交了,快了,”女子的声音从后座传来,“时间完全来得及。”

“我还是不忍心让你去……”男子还是有点依依不舍。

女子咯咯地笑了:“别再婆婆妈妈了!振作!——你不是说听我的嘛!”

“那——好吧!”男子似乎有点无奈。

轿车很快在东广场取票口外停下。一看时间,5:20。

年轻夫妇都买了单,下了车,拿好行李,向取票口走去。取票大厅里,灯火辉煌,一些在排队取票。门口,几个女子向着我们这边挥手致意:“哎,我们也到了哟!”年轻夫妇见状,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望着他们缓缓前行的背影,我的眼睛突然朦胧起来……不行!这样不行!我得为他们做点什么!

“喂——”对这他们的背影,我大喊一声,但年轻夫妇没有一点反应。是啊,谁的名字叫“喂”呢?眼看他们几步就要跨进大厅,我突然想起什么,高声叫道,“喂——安贤——”

年轻男子和女子正说着话,同时吃了一惊,回过头来,见我在朝他们招手,急忙三步并作两步,向我跑过来,急切地问道:“是钱没有付够吗?”

我摇摇头。

“那是——”夫妻俩异口同声。

“我……我想将打车款退给你们……”我嗫嚅着,好不容易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为什么啊?”男子瞪大了眼睛,女子微笑着看着我。也许,在他们眼里,今天是专门去接送他们,我没有多要车费,就已经不错了,怎能退回车费呢!

“是这样的,你们看,安贤——是叫安贤吧?——你一个弱女子都能奋身前往疫区,救死扶伤,我一个大男人,却一点也做不了什么!——将打车款退给你们,虽然只有区区35元钱的车费,但也是我的一片心意啊!退给你们,我也心安一些、踏实一些。——我家那一位昨晚就叫我不要出车,说我出车也不能给国家帮忙,反而可能添乱。我今天回去,也可以堂堂正正告诉她和女儿,在冠毒逞凶的时候,我也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

男子和女子对望了一眼,女子稍一沉思,便点了点头,男子摸出手机,打开微信的收付款,我拿出手机一扫,庄重地将款退给了他们。

“师傅,您这份情谊,我们收下了!”女子双手合十,作揖行礼,道,“非常时期,非常感谢!祝您平安!”

男子见状,也抱拳行礼。我也不由得向他们行了个拱手礼:“大家平安!早日归来!”

年轻夫妇拉着行李,到大厅取票去了。看着他们的背影,我的心一阵激动。虽然是春节了,不过成都还是冬天。

但是,这个冬天的凌晨,我已然感觉到了春天的温暖……

完稿于2020年2月4日,星期二,庚子年正月十一,立春日

《出征》 插画 谷晓艳(图片来源:成都画院)

作者简介

曾训骐,中国辞赋家协会理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特约研究员,《西南作家》杂志主编。

周晓霞,女,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四川文学艺术院院士,《新蕾》杂志执行主编。

曾训骐近影

周晓霞 近影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曾训骐(中国辞赋家协会理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特约研究员,《西南作家》杂志主编)

周晓霞(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四川文学艺术院院士,《新蕾》杂志执行主编)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何晓波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