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十章 金河边上,有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九)

作者:田闻一 发布时间:2019-05-20 10:00:14 浏览次数: 【字体:

 金河边上,有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


“真的。”董重说,“你不仅与周副主席长得像,而且你们的经历也很类似,都是背叛自己的家庭走上革命道路的。我想,你演周副主席,不仅形似,一定更是神似。”

“我哪能同周副主席相比。”毓军笑笑,自嘲道,“我是空有其表,哪有周副主席的风度才情?”说时,他们下了楼,就要分别了。

“我有点事要到我住在红照壁的三弟家去一下,就此作别吧 !”钱毓军站在锦江畔,浓黑的眉翅抖动,伸出手来。

 他们紧紧握了握手。

“董重,你常说我们家的白果炖鸡好吃。”毓军看着董重,说话诙谐起来,“忙过这阵子,你什么时候带上你的‘大令’原芳到新津我家来吃白果炖鸡?”

“我想,那一天会很快来到的!”

“好,到时候我一定打开中门迎接。”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一对战友松开了手。

“你先走!”董重挥了挥手。

“你先走,我看着你。”毓军这样坚持。河风吹过,刮乱了他梳得很整齐的头发。一对战友都明白,天亮前夕是最黑暗的时分。他们知道,这一分别,各自都将进入一场严酷的战斗,这就意味着流血牺牲。意味着天亮时他们或许看不到久违的胜利和战友。

 他们最后决定,同时背过身去。董重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发现毓军也转过了身来,他们相视一笑,挥手作别。

 董重看了看腕上手表,按照他排得满满的日程表。他去了春熙路。

曾经的春熙路(图片来自网络)

 这是成都最热闹、最繁华,也是最现代化的一条街。它是四川军阀杨森当年任四川督理时留下的“善政”,于 20 世纪 20 年代开始修建的。街长几里,街道并不很广阔,两边鳞次栉比的铺面大多是一楼一底的洋楼。商店里卖的琳琅满目的货物,大都是舶来品,春熙路很有些上海南京路的意味。

 春熙路的得名与钱毓军的三弟钱毓文的岳父有关。钱毓文的岳父原籍福建,姓陈,名月舫。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归来后,曾经在他的中学同学王缵绪当政时,做过一段时间的秘书长。“春熙路”就是他在任时给取的名。

 董重进到悦来茶馆,选了个比较僻静,不引人注目的座位坐了,便于观察周围情况。他要了一碗茉莉花茶慢慢喝着。看腕上手表,离马不然来的时间还有一刻钟,他买了份《中央日报》边看报边等。他先看报上刊登的一则花边新闻,说是有位营长太太,因丈夫经常不在身边感到孤寂,近知丈夫经常在外寻花问柳将她冷在一边却不准她接触异性,倍感惆怅,竟在一天夜里同自己驯养的大狼狗发生了性关系。结果狗家伙太大扯不出来,人畜双双丧生……

“无聊、无耻!” 董重愤愤地将报纸掷于桌上,抬头四望,怎么还不见老马的影子?再看腕上手表,时间已经过了五分。哟!是怎么回事呢?搞地下工作的人最怕不守时间。

 这老马不会没有接到老唐的通知吧?不会的!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地下斗争是严峻的,党的地下斗争纪律是非常严格的。思想间,时间又过去了两分钟!职业的敏感让他一下觉得情况不好,站起身来。不好!他警觉地打量起四周,发现周围有几个不三不四的人在假装喝茶,其实正狼一般窥视着自己。他情知有变,想赶紧抽身离去。可是,迟了,一群便衣特务从四面八方围向了他。

“干啥子?”董重很镇静地喝问,“你们是些什么人,未必青天白日要抢人?”

便衣特务中应声走出一位马脸特务,他讪笑着向董重拱了拱手:“董大少爷久违了,警备司令部请你去走一趟。”

“我不姓董,你认错人了。”董重说,“我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认识他吧?”顺着马脸特务的手指方向看去,门外躲躲闪闪的一个人不是马不然还是谁!

“董重,我这也是迫不得已……”在特务们的逼视下,马不然瑟瑟缩缩地走上前来,对董重劝降,期期艾艾地正要将开了头的话说下去。

“叛徒!”马不然脸上早挨了董重一巴掌。

 马脸特务手一挥,几个如狼似虎的便衣特务扑了上来,“咔嚓!”一声给董重戴上了手铐。

 董重被特务们推出悦来茶馆,架上了候在门外的囚车。黑色的囚车像个见不得人的幽灵,迅速地窜去。当天,董重被秘密囚禁于成都娘娘庙监狱。

(第十章完)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