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九章 炮打蒋介石,看来万无一失(二)

发布时间:2019-05-09 10:34:56 浏览次数: 【字体:

炮打蒋介石,看来万无一失


“石头,”老谢深思着问,“自你来后,黄埔楼上的灯光天天晚上都是这个样子吗?”

“不,前天晚上才开始的。”石头说时,老谢躬身进了窝棚。

“会不会是我们有什么不注意的地方,或是疏忽的地方引起了里面的警觉?” 石头进去时,老谢沉思着自言自语地说。显然,老谢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

“不会。”石头说时,棚外响起了一阵沉重的熟悉的脚步声。

“马不然来了。”话未落音,老马已站在棚外。“接着!”随着老马的腰一躬,递进来了一捆用棉絮裹着的东西,看样子很沉。

石头赶紧接过,放在草席上,解开,里面是一门用油布裹着的崭新的迫击炮。

夜猫子一般梭进来的马不然,影影绰绰中,看得出,他身量中等敦实, 动作灵活,一看就知是个训练有素的军人。

“石头,摸清老蒋住在哪间屋没有?” 马不然问时,随手从棉衣里摸出一瓶泸州大曲酒、一包花生米、一包牛肉干放在了草席上。

“老谢!” 马不然大大咧咧的样子,他对组长说:“不是吹,只要石头摸清了老蒋住在哪间屋里,我保险一炮就可以将老蒋送上西天。”说着,仰起头来,嘴对酒瓶喉结一动,酒就下去了一大截。他原是刘湘部的一个炮兵排长, 后来在战场上被俘投降。他是一个神炮手,打迫击炮有百发百中的本领。

马不然喝了一大口酒后,把瓶口用手一抹,顺手递给了组长:“天冷!”他说,“干几口热和热和!”

组长接过来,却没有喝,想了想说:“我看事情还不好打整。” “咋个呢?”马不然有些吃惊,“未必煮熟的鸭子都会飞?”

“你看那楼上的灯。”组长用手指着窝棚外漆黑的夜幕中高墙那边大放光明的黄埔楼:“这楼上的灯,要亮一起亮,要熄一起熄。你晓得哪盏灯是蒋介石的?我觉得咋个有些不对劲。好像是专为对付我们似的,莫非老蒋闻到了啥风声?”

“老蒋闻到了风声?不会。” 马不然的神情是不以为然的,“老蒋闻到了风声还不早溜了,他的命那样金贵!要不,也早出事了,还等得到这时候?老蒋犯得着和我们在这里玩猫捉老鼠危险游戏?”老马说着又掉头问小王,“石头,组长说的这现象有几天了?”

“两天。”

“我想,他老蒋未必就闻到了我们的风声,只不过是老蒋平生性格多疑、诡诈!”马不然的解释,看起来也合情合理:“他龟儿老蒋这是心虚,故意布下一个迷魂阵,生怕有人害他。这就叫虚虚实实。我看老蒋肯定还是住在黄埔楼上。麻烦的是,我们现在不知道老蒋究竟住在哪间屋里。不过,也不要急,只等我们内线的同志传出准确的情报,我们就开打!” 马不然那口气,好像很有把握似的,好像他才是炮打蒋介石的三人战斗小组组长。说着,满不在乎地又抓起酒瓶喝了一口,黑暗中,准确无误地将几颗五香花生米投进自己嘴里;一看,就是一个酒鬼,言谈举止间,有种玩世不恭意味。

“我看!”组长老谢一时显得有点拿不定主意,他征求二人的意见,“现在情况有些蹊跷。为了保险,我看老马还是趁夜把迫击炮扛回去稳当些。等弄清了老蒋的确切行踪后,老马再把迫击炮扛回来,怎样?”

“还是先把迫击炮窖在这儿吧,扛来扛去的反而容易出问题。”马不然固执己见。

“小王,你说呢?”组长征求他的意见。

“先窖在这儿也好。”石头说。

“那也好。”谢云昌觉得自己或许是过虑了些。他准备将情况反映给川康军事小组组长董重后再说下文。

他们当即将草席揭起,拨开谷草,用铁锹挖了一个坑,将迫击炮窖好后,再依次复原。

谢云昌和老马这就要走了。临走,老谢再三嘱咐小王,这几天要特别谨慎,不要在窝棚外东张西望的,尽量不招人眼睛;并约定,明天晚上 12 点三人再到这里会合,听他传达上级的指示。随后,老谢和老马如同来时一样,狸猫般敏捷地闪出窝棚,乘着夜幕,影子似的各自东西了。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