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九章 炮打蒋介石,看来万无一失

作者:田闻一 发布时间:2019-05-08 10:17:24 浏览次数: 【字体:

 成都中央军校城墙外,有一大片菜地。菜地上,拄着一个个低矮的不起眼的小窝棚。

成都中央军校(图片来自网络)

 这天黄昏,蝙蝠在菜地上空乱飞,四周一片阒寂。寒风阵阵,干冷干冷。枯树上寒鸦聒噪,连野狗都陆续归窝了。然而,这时,却有个守菜的年轻人斜靠在一个窝棚上,神情专注地打量着高墙里的黄埔楼。

 这个年轻人只有20来岁。尽管穿一身臃肿的油渣子棉衣,却掩盖不了他勃勃的青春。他不高不矮的个子,身材匀称,清癯的脸上有双灵动的眼睛。他叫王石头,他在想一个星期前到这片鬼都不下蛋的地方来的情景。

 那天也是这样一个天打麻子眼的时分。他跟着佝偻着身子、头上缠着白帕子、双手抄在袖笼里,嘴上衔根尺来长叶子烟杆的王二爸,沿着寒气越发加重的田坎来到这片菜地。

 王二爸走到几个蘑菇似的窝棚中央的空地上站定,他是其中一个窝棚的主人。他慢慢地从嘴里扯出叶子烟杆,很响亮地清出两口痰吐在地上, 哑着嗓子吼道:“各位拿耳朵听着,我带来了一个小伙子。人很可靠,他愿意在这十冬腊月天帮大家看菜守棚子,白天黑夜都守,光吃饭不要钱。快过年了,有他顶,大家免得在这里受罪。问一声大家,干不干?大家都言语一声。”

 显然,这样廉价的劳动力是受欢迎的。王二爸的话刚落音,黄昏朦胧的窝棚里伸出了一个个头,像是一只只长颈项的鹅。

“各位该晓得我隔壁的苏打更匠哈?”王二爸拿着叶子烟杆指着来人介绍:“这小伙子就是苏打更的亲戚,叫王石头。遭孽!石头他们川北山乡遭了灾,他这是上省来寻碗饭吃。”

“各位老辈子多多看照。” 石头很乖巧,王二爸的话刚落音,他赶紧说好话,并向各位棚主打拱作揖。

“对嘛。”一个嘴喷酒气的红鼻子中年汉子表示赞成,“反正田坝头大宗菜都卖完了。石头是苏打更的亲戚,又是你王二爸引来的,有啥说的?得行,我们就一家出一碗米。不过话要抖清,菜掉了要他赔!”

“保险得行,请各位老辈子放宽心。”石头有些川北口音。      “当真只吃饭不要钱?”一个矮子还不放心,倚着棚子问。     “哪个没事跟你日白(说闲话)哟!”王二爸不屑地吐了泡口水。

“要得嘛。”“要得。”于是,几个棚主异口同声表示认可。

 红鼻子中年汉子巴不得回家抱着婆娘拉伸睡。他收拾铺盖时,流兮兮地调侃石头:“你娃娃不要弄些烂婆娘到这里睡哈!不然,你二天屁股一拍走了,我们几辈子都霉不醒!”

“咋个说得到这些?”王二爸赶紧给顶了回去,“他是个嫩水水娃娃,哪像你色迷心!”说着展了一句四川言子,“他王石头是老母猪过门坎——肚儿要得紧,哪有心情说这些。”说着,看了看石头:“你说是不是?”精明的石头会意,连连保证:“不会,不会,请老辈子们放心!“

“莫涮坛子(开玩笑)了!”王二爸把烟杆在鞋底上拍得山响;再吹了吹,顺手插在那头上缠了三转、形如头箍的白帕子里。

“石头,我的铺笼罩被就不拿回去了,你用。”王二爸这样向王石头作了交代后,抄着手,同几个棚主趁最后一线天光慢慢往家走。他们边走边说:

“那娃娃是个瓜娃子。”

“憨痴闷棒。”

“珍珠掉进盐罐里,宝得有盐有味的”……这些汉子正话反说,看得出来,他们对石头是放心的、满喜欢的。棚主们说一阵笑一阵,然后消失在寒风萧索的天地里。

其实,石头是想方设法钻到这里来的。

王石头是大巴山里人,烈士遗孤。他原来是华蓥山游击队的一个小队长,有作战技能和经验。成都解放前夜,党组织派他来的。炮打

华蓥山双枪老太婆雕塑(图片来源:四川新闻网)

 就这样,他在这里顺利安下了身。现在,他是在等人。他要参与一个重大的军事行动——谋杀蒋介石。

华蓥山游击队群雕(图片来自网络)

眼前,黄埔楼上的灯挨次亮了,在夜海里闪烁游移,像鬼眨眼似的。石头的眼睛也亮了,忽听脚步声,他转过头,见是谢云昌来了。他 30 多岁,身材修长匀称,举手投足干练机智。他原是解放军二野的一个炮兵连长,现在是炮打蒋介石的三人战斗小组组长。

“哪盏灯是蒋介石的呢?”石头向站在身旁的谢云昌问。

老谢注意看去,只见三层楼所有的房间的灯都亮着,一丝警觉不禁挂上了他的剑眉。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