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七章 军校内突发枪声,让蒋介石悚然惊心(2)

发布时间:2019-04-29 14:53:33 浏览次数: 【字体:

军校内突发枪声,让蒋介石悚然惊心

 正说间,气急败坏的张耀明随着侍卫长俞济时进来说明缘由,原来军校一名叫张大明的广西籍学生,今夜在武担山上值勤,抱着枪睡着后,糊里糊涂地扣响了扳机……

“哪有这样简单的事,嗯?”蒋介石发作了,看着张耀明连声责问,“我第一次在你们军校检阅时,炮车轮胎瘪了气。第二次阅兵,升旗时旗绳断了。现在你的学生夜间值勤,又是枪走火?哪有这么巧合,嗯!”听口气, 似乎连校长张耀明也有了嫌疑。

 就在张耀明不知所措时,委员长对他下了命令:“你要彻底追查,尽快报告,嗯?”

 倒霉的成都中央军校校长张耀明赶紧立正,说声“是!”他胸脯一挺: “部下即刻提审张大明……”

 蒋介石不耐烦地转过身去,挥了挥手,吓得冷汗长淌的张耀明赶紧溜了。

“哐啷!”一声,张大明被关进了黑牢,无边的黑暗立即淹没了他。

“冤枉呀!”广西籍的青年学生张大明扑向铁门,可是,冰冷的铁门紧闭。回答他的是四壁响起的自己的回音。

张耀明

 成都中央军校校长张耀明当然清楚,“校长”指责最近军校中发生的那么多事情,纯属偶然。可是,谁叫你张大明倒霉,碰上今夜“校长”正触霉头,心情不佳之时,雷霆震怒呢,而且发了话定了性。我作为成都中央军校校长,不抓你这个倒霉蛋交差,怕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刑讯室里,暗淡的灯光下,一个长满胸毛的打手抓着张大明的头发喝问:“说!你是不是想谋杀蒋委员长?”

“校长,我是冤枉呀!”已受过重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一介书生张大明向躲在阴暗角落里的校长张耀明喊救命。

“好,那你说。”张耀明开始诱导,“你知道军校里平时谁有亲共倾向?说出来,说出来了,你仍是委员长的好学生。”

“校长,我是忠于委员长的。”张大明可怜兮兮地辩白,“我不是想谋杀委员长。我是睡着了,步枪走火。”

“我问你的问题?”前南京首都卫戍司令、现成都中央军校校长张耀明发怒了,平时就显得威严的四方脸这会儿显得很狰狞,“我再问你,你知罪吗?”

“知罪。”张大明想了想低下了头。“想活命吗?”张耀明步步紧逼。

“想。”张大明打了个哆嗦。

“那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要想方设法立功赎罪,让总裁满意,不然,我救不了你。”

“校长!”张大明声音嘶哑,“我不知道,真不知道呀!”

 同样躲在一边的毛人凤一拍桌子:“哼!你这样的滑头我见得多了。不让皮肉受苦是不肯招的。来呀!”说时手一招,“给这个家伙吃‘红烧肉’!”

 两个脱光了衣服的彪形大汉应声而上,用火钳将火炉里两砣烧得通红的烙铁夹了起来,在张大明的脸上晃了两晃,威胁道:

“你说不说?”

“校长!”张大明吓得惨叫一声,瘫在地上,哆嗦道,“我说,我说。” “说吧!”审判官做好了记录准备。

“我们军校中,王北池有亲共倾向。”

“好。”张耀明大喜,吩咐道,“作好记录。张大明你千万不要隐瞒,说,继续说。”

 年轻幼稚的张大明开始竹筒倒豆子。

 他说,跟他要好的王北池原是北京大学学生,后来投笔从戎,考入成都军校第 27 期,经常在私下偷看宣传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书籍;比如艾斯奇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斯诺的《西行漫记》……还不时爱在日记上写点体会和小诗,有反战情绪;说着背诵了王北池的几首反战小诗作证。

“军校中类似王北池的师生还有没有?”

“这,我就不知道了。”

 看从张大明身上再也榨不出什么“油水”,张耀明同毛人凤交换了一下眼色说:“好,你等候处理吧。这期间,你有什么情况还可以补充交代。”说完,张耀明让宪兵将张大明押回黑牢。

 年轻幼稚的张大明以为自己这一下没有问题了,过“关”了。可是, 他完全错了。

 宪兵当夜就将王北池逮捕,在他的小木箱里搜到了写有“反诗”的日记本,毛人凤将事情原委汇报给蒋介石后,心情恶劣的委员长立即下达了将“张大明、王北池格杀勿论”的命令。非常时期,他是宁可错杀一千, 不可放过一个的。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