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六章 蒋经国上前线劳军鼓劲,无济于事(1)

发布时间:2019-04-23 11:33:13 浏览次数: 【字体:

第六章

蒋经国上前线劳军鼓劲,无济于事

深秋。

三辆美式吉普车沿川鄂公路逶迤蛇行。蒋经国奉父亲之命,带着父亲的亲笔信和劳军的黄金、一名副官、五名宪兵去川东武隆县江口镇,给宋希濂将军和他的部队打气。

今日武隆县江口镇

11 月 1 日,人民解放军进攻川黔的战斗正式开始。第二野战军主力和第四野战军之一部,在北起湖北巴东,南至贵州天柱间,在宽约千里的地域内,向国民党军队发起了强大攻势;并以摧枯拉朽之势在 7 月攻占了鄂西重镇恩施,进而攻克了川东门户秀山县……在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下 , 宋希濂部全线西撤至白马山一线。在成都的蒋介石急命罗广文率一○八、一一○军驰赴南川增援。过后,又派侍从室参谋陪同原日军侵华华南派遣军参谋长斋藤到南川,帮助罗广文策划防御部署。因为白马山一线是重庆的最后一道防线,事关大局,蒋介石现在又派爱子蒋经国前去督战。

罗广文

黄昏时分,蒋经国一行到了江口镇。举目一看,祟山峻岭,秋雨绵绵, 天气相当寒冷。在破落的江口镇上,许多国军身着单衣,怀抱步枪蹲在工事里,瑟缩着身子。

得知“大太子”驾到,宋希濂赶紧率陈克非等高级将领迎了出去。

“经国兄,一路辛苦。”蒋经国刚出车门,宋希濂立刻喜滋滋地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刚才打了一个大胜仗!”

“啊,什么,大胜仗?细细说!”蒋经国高兴地一把拉着宋希濂的手, 要他从头说起。原来,解放军攻占彭水县城后,立刻派出先头部队抢占县城对面的乌江要地龚滩,与宋希濂派去抢占龚滩的第二军第九师遭遇。解放军先头部队寡不敌众退回且受了些损失。

“太好了!”蒋经国听后连连赞叹。

在宋希濂的司令部落座后,蒋经国拿出 6 封信来,一一交给宋希濂、陈克非、顾葆裕、钟彬、龚传文、刘平。这些信,有的是蒋介石亲笔写的, 有的是由蒋介石授意,由秘书曹圣芬写后蒋介石签的名。

宋希濂将蒋介石亲自写给他的信展开,急速看下去。信有 5 页,是墨笔写的,字挺大,每页不过写了六七十字。蒋介石在信中说,和谈已无可能。共产党的和谈,实际上就是要政府无条件投降。答应共产党的“和谈” 就将使党国沦于万劫不复之地,吾辈亦将死无葬身之地……他在信中再次强调了日前的金门大捷和金门大捷的意义。特别强调,就目前形势而言, 共军是可以打败的。他要求宋部官兵,“同心协力,难苦奋战。抱有我无匪、有匪无我之决心,巩固川东防线,并给来犯共军以迎头痛击”云云。

随后,蒋经国拿出 200 两黄金犒劳宋希濂部。

宋希濂

但是,蒋经国尽管如此,在宋希濂为他举办的接风宴上,陈克非等高级将领还是叫苦连天。他们说共军太过强大,我们虽说名义上有 6 个军,号称 18 万人,其实是虚的,最多不过 14 万。而之中,除第二军,其他的部队都是新编缺少训练或是些残破不堪的部队。战斗力不强,天气又冷, 辎重跟不上,粮食、弹药都严重不足。如此又冷又饿又无战斗力的部队怎能抵挡得住如狼似虎的共军?他们并且强调,许多官兵都对这场即将开始的大战没有信心。他们认为,在这场即将开始的会战中,国军无异于以身饲虎……

这些,虽然都是实情,但在蒋经国听来,还是感到难堪,但他也拿不出一个好办法出来。

“宋长官,你看该如何办呢?”听完了陈克非等人的抱怨,蒋经国掉过头去问宋希濂。他这半是掩饰自己的难堪,半是希望这位委座寄予厚望的“虎将”能说出些提劲的话来,鼓舞士气,或是拿出什么有效的对付目前局势的办法出来,谁知宋希濂冷冷地将他推过去的球又再给他推了过来。

“刚才诸位将军说的可句句都是实情。”宋希濂看着蒋经国,一副焦眉愁眼的样子,“目前战场上就有这么困难!不知上峰究竟能拿得出什么行之有效的办法出来?再不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出来,肯定不行!这仗没有办法打!”蒋经国明白,宋希濂所说的“上峰”,其实就是指他的爹爹蒋介石。

蒋经国本来是希望宋希濂替他解围的,却不意被宋希濂扎扎实实将了一军。他对宋希濂这样的神情,说这样的话感到惊愕。宋希濂不是号称虎将吗,怎么这样?这个表率是怎么做的?忧心如焚的宋希濂,明显看出了蒋经国的不满,但事已至此,他管不到那么多了。他不依不饶,扭着蒋经国追问:“现局势一天比一天严重,贵州已被共军杨勇兵团占领。占领了贵州的杨勇势必分兵一路进攻昆明,一路出毕节犯泸州。如此一来,川东形势会更加紧迫,数倍于我的共军,必对我形成钳形攻势。经国兄!”他看定蒋经国:“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目前严重情况,不知总裁清不清楚,打算如何应对?”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