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五章 孤注一掷,川西决战在即(7)

作者:田闻一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发布时间:2019-04-21 19:02:44 浏览次数: 【字体:


 田闻一著《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续三十四)

第五章


孤注一掷,川西决战在即

毛人凤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为表功,说漏了嘴,惹得委员长大不高兴, 弄巧成拙,他很有些狼狈。便将胸一挺,喊操似的说:“部下一定牢记委座教导,下去后好好查查,看是哪条环节出了问题,一定严惩不贷!

“你还没有说如何处理宋琦云一家的呢?”委员长不依不饶,追根问底。

“处理宋琦云一家时可是半点纰漏也没有出。也是杨进兴他们去解决的,两夫妇都是被秘密暗杀的。他们的儿子,就是那个在狱中出生、头大颈子细、大家叫‘小萝卜头’的孩子,是杨进兴他们用手扼死的。”毛人凤说时,做了个手扼的动作,四方脸上带一点狞笑。

宋绮云一家

“唔。”蒋介石这就一边注意看起要处决人员的名单,一边点头吩咐,“处决这些共产党要犯的速度还要加快。这些人都是党国死敌!”说着,从笔架上提出一支小楷毛笔,蘸了点朱墨,在《密裁人员名单》上批了“急办”两字,又在《重庆炸毁方案》上批了个“准”字。

该办的事办完了,毛人凤该走了,他却说,“总裁,部下有件事要请示。” “什么事?”蒋介石显得不耐烦。

“来蓉前,朱家骅院长亲自来找我,他要保周均时出狱。” “什么,保周均时出狱?”蒋介石顿时满面秋霜。

朱家骅

朱家骅是行政院副院长,关在监狱中的周均时是朱家骅留学德国时的同学。周均时是个很有名望的民主人士、著名学者,回国后担任同济大学校长,因多次公开攻击蒋介石的独裁统治,于 1944 年被特务秘密逮捕后囚禁于重庆渣滓洞监狱。

“是呀。

“不行!”蒋介石脸红筋涨地猛拍桌子,歇斯底里喝道,“党国亡就亡在朱家骅这批糊涂虫手里。

“是。”毛人凤毕恭毕敬地站在蒋介石身前保证,“坚决不放。

“唔。”蒋介石也站起身来,背着手走了两步,思索着对毛人凤说,“毛局长,事关重大,你们保密局这次千万不要再出什么问题!

“是,是。”毛人凤站得笔直。

“重庆炸毁任务完成以后,赶紧把你的监控重心移到成都,你要谨防我们的‘心脏内’再出第二个熊向晖。

毛人凤闻言如同五雷轰顶,这是他领导保密局以来干的一件大丢脸事。熊向晖是清华大学 1936 年毕业生,原是胡宗南最信任的侍从副官,也是胡宗南的“文胆”。以往,蒋介石在南京给胡宗南的机密电话,都是熊向晖记录、整理的。后来,胡宗南还将熊向晖保送去美国深造。熊向晖在南京时, 连蒋经国也将他视为知己,还曾经亲自在励志社为熊向晖当证婚人……

1946年,熊向晖和夫人谌筱华的订婚照

1948 年,熊向晖突然失踪了。后来,熊向晖在共产党阵营中出现了。保密局慌了手脚,经查,熊向晖原来是共产党打进国民党的“特工人员”,许多重要机密都是他透露出去的。比如,当年蒋介石给胡宗南发去的攻打延安的绝密令,连胡宗南的军长们都还不知道时,绝密令却已摆在延安毛泽东窑洞中的桌上了。蒋介石为此事大发雷霆,指着保密局长毛人凤的鼻子骂:

“人家共产党搞情报,用的都是熊向晖这样有才干的大学生;人家钻到我们的肚子里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而是整整 12 年!你们搞情报, 找的都是些下流低级的地痞流氓,你们保密局的工作是完全失败的!

毛人凤挨了蒋介石的痛骂,又羞又恼,严令部下追查。但事出有因,若真要追查,胡宗南,甚至连蒋经国也脱不了干系,最后只好不了了之。蒋介石现在旧事重提,显然是还记着他这笔账对他敲打。毛人凤掂得出这事的分量。见毛人凤一副狼狈相,蒋介石这才挥挥手说:“毛局长,你可以走了。

毛人凤刚走,蒋介石紧接着又接见了奉命从川东前线赶回的“虎将”,第十四兵团中将司令官宋希濂。

宋希濂

“宋司令官坐。”让了坐,蒋介石很客气地对浑身染满硝烟、人届中年、戎装笔挺、身材魁梧而疲惫不堪的宋希濂说:“拱卫重庆,这次主要就仰仗你了。唔!国防部将尽快补充你们一些新式武器,兵员由王陵基负责补给。”听了宋希濂诉苦后,蒋介石摆了摆手,“前线的情况我清楚,你的压力确实很大。不过,这正是我黄埔师生大显身手的好机会。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唔?”蒋介石说时满怀希望地看着宋希濂,“不知宋司令官,你还有什么话?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田闻一著),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作者:田闻一


来源: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