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五章 孤注一掷,川西决战在即(5)

作者:田闻一 发布时间:2019-04-19 14:06:17 浏览次数: 【字体:

深夜时分,刘明明找他来了。那天她值夜班,本来值夜班是两人,正好那晚她的同事病了,她主动让同事回去休息。先奇和刘明明东摸西摸的就有了那个意思,但又怕。要知道,这样的苟合,一旦被发现,枪毙都有可能。更让他们担心的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局里正在走红的局本部主任秘书毛人凤的寝室就在小院边上。

助理秘书蹑手蹑脚地走到毛人凤窗前,侧耳细听,屋内传出毛人凤熟睡后发出的均匀鼾声。背后一株芭蕉树在晚风中摇曳着肥大的蕉叶,越发衬出夜的宁静和安稳。助理秘书放心了,快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放拾好卷宗什么的,两步窜过天井,一把推开了刘明明虚掩着的门……

两个小时后,两个偷情的年轻军统才云雨散去。先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接着完成局长亲自交办的作业。可是,因为体力透支,太疲倦,抄着写着,睡意沉沉,竟一头睡了过去。

天刚亮,还不到上班时间,做事急、喜欢事必躬亲的戴笠推开了小院虚掩着的门。

戴笠(图片来自网络)

“先秘书,先秘书!”先奇的办公室里还亮着灯,喊却没有人应。戴笠好生奇怪,一把推开助理秘书办公室的门,一看差点没有气歪鼻子。先奇在办公桌上睡得呼呼的,而那份紧急报告,他却才抄写了一半。

军统局长的皮鞋在地板上一跺,“咚!”的一声,响得像打雷。与此同时,先奇那间小小的办公室里,响起了局长愤怒的咆哮声:“他妈的,你夜里干什么去了?”睡得正香的助理秘书醒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看着面前又跳又闹、愤怒至极的局长不知所措。

“啪!”的一声,戴笠狠劲一巴掌扇过去,顿时在助理秘书的白脸上留下五根红手指印。

天井对面那间电话室的门开了,刘明明探出一颗烫着卷发的头,看清了暴跳如雷的是局长,一下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一双毛绒绒的大眼睛瞪得灯笼大,瞬间又将门一关,耗子见了猫般地缩了回去。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这是失职!”先奇办公室中随着局长的又一阵怒骂,传出一阵桌椅板凳响。如果不是毛人凤及时赶到,简直要出人命。当毛人凤闻声赶到时,只见助理秘书抱着头,往屋子一边躲,鼻头滴着血。而脾气暴躁又是盛怒的局长,骂着骂着又扑了上去,拳头、脚头往先奇身上擂、踢,擂鼓似的。

“局长息怒,局长息怒!”毛人凤赶紧劝着,连连解释,“事出有因,事出有因。”

“嗯?”盛怒的戴笠听毛人凤这一说,用那双因为愤怒而充血的显得特别凶狠的眼睛看着他,等他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先秘书昨天患了感冒。可能局长不知道,先秘书是带病接受任务。昨天晚上,他感冒加重,脑子昏昏沉沉。我问他要不要告诉局长,可他说不要!说是局座交办的紧急任务,他就是死也要完成。可能半夜后他实在熬不住了,身不由己,一头睡了过去……”助理秘书万万没有想到,平素看起来人很老实厚道、不显山不露水的毛人凤竟有这样的伎俩,编这样的谎救他,而且编得天衣无缝。他在心中深深感激毛人凤的同时,对毛人凤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还是不对!”戴笠听了毛人凤如此一番解释,气消了,但因为面子上拉不下,对部下毛人凤如此训斥,“作为军人,特别是作为领袖‘眼睛’和卫士的我们,一旦接受任务就应该坚决完成,万死不辞!”

“是。”毛人凤主动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在戴笠面前站得端端正正, 毕恭毕敬,主动检讨,“是职幕没有教育好下属……”听戴笠鼻子里哼了一声,毛人凤赶紧说:“局长放心,部下赶紧采取措施,保证在中午之前将局长要的急件抄好送上!”

戴笠与毛人凤(图片来自网络)

“好吧!”戴笠余怒未息地说,“不过,你不能姑息养奸,坏了规矩,像先奇这样玩忽职守的人,你要处理、处分。至于何种处分,你先拟定一个方案,等我从北平回来批准执行!”

“是!”毛人凤又喊操似的将胸脯一挺,头一昂,大声答应。

可是,事后,戴笠外出了,他的顶头上司毛人凤对他不仅没有给一点处分,反而倍加重视、信任,将为戴笠在新一年拟取化名这样重要的事情都交他办,让助理秘书在心里对毛人凤感激涕零,而对戴笠恨得牙痒痒的。助理秘书替戴笠拟好了 1946 年的化名“高崇岳”后,去请毛人凤批。

原以为肯定批不准,可是出乎意料的是,毛人凤接过去,看了看,什么也没有说,从衣服口袋里拔出那只粗大的美国派克金笔,旋开笔帽,在十行纸上批上了“照准”两个字。

也许戴笠因为有了一个尽是山的化名,不久后机撞南京附近的岱山而陨命,那是 1946 年 3 月 15 日。

戴笠去世(图片来自网络)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