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五章 孤注一掷,川西决战在即(4)

发布时间:2019-04-18 10:38:26 浏览次数: 【字体:




孤注一掷,川西决战在即

从里间屋子里走出来的蒋经国附在蒋介石身边说了几句什么。于是, 蒋介石轻咳了一声,说:“毛局长来了吗?”

毛人凤赶紧答应:“报告委座,毛人凤早已奉命赶到。” “进来吧!”随着这一声,蒋介石转过身来。

毛人凤赶紧快步跨进屋去,在蒋介石面前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蒋介石面前的玻璃茶几上,摆着一杯白开水。

同往常一样,蒋介石先没有让毛人坐,也没有说话,只是抬头注意打量了一下继戴笠之后的这个特务头子,国民党保密局局长。戴笠死后,蒋介石将军统和中统合并,改为保密局,大大缩小了规模。毛人凤也是浙江人,样子很平庸,矮矮胖胖的。然而,如四川话所说,毛人凤是属于“面带猪相,心中嘹亮”、“嘴巴说得蜜蜜甜,心中揣把锯锯镰”类大奸大猾的阴险人物。他早年毕业于上海沪江大学,后来进入黄埔军校,在潮洲分校肄业后,因为攀上了老乡军统局局长戴笠而进入军统。其人表面上看去办事兢兢业业,为人也厚道,特别是对顶头上司戴笠毕恭毕敬,很受戴笠赏识。在戴笠的扶持下,他的地位在军统内直线上升。当时,虽然毛人凤已经是一个高级军官了,然而他还将妻儿留在老家。八年抗战期间,无论是在南京,还是过后在陪都重庆,他都一直孤身一人住在局内一间一丈五尺左右的长方形的、条件差其简陋的办公室兼寝室里,从早到晚批阅公文, 处理公务,经常都是一直工作到很晚才休息。毛人凤生活简朴,见人也总是笑眯眯的,他规定,任何人都可以去找他解决问题。军统内,地位在他之上的二、三号人物郑介民和唐纵在背后攻击他是“笑面虎”,但因为他像一只柔韧的青藤,紧紧攀在戴笠这棵大树上,谁也把他奈何不得。

毛人凤

军统在陪都重庆时,戴笠每个星期一中午都有个聚餐会,要求局本部处长以上的干部都去出席。这个聚餐会不仅务实,还带有联络感情的性质。在餐桌上,戴笠边吃饭边听下级的汇报,同时吩咐布置工作。想法是好的,但戴笠脾气暴躁,因而这顿饭不好吃,部下们不想去却不得不去。戴笠对部下要求非常严厉,一句话不对就暴跳如雷,甚至出手打人。渐渐, 以后随着戴笠经常出差,这个饭局就改由毛人凤主持了。毛人凤主持这个饭局很有技巧,他把气势营造得很是轻松活泼。他一来,总是对大家半调侃半认真地说:“大家请随意,戴老板不在。大家随便说,随便吃,点菜点菜!”他很大方,要在座的每一个人都点一个菜;他总是把这顿工作餐搞得既轻松又丰盛,让大家皆大欢喜。饭桌上,除了简单谈谈工作外,在绝大部分时间里,大家天南地北胡扯一气,荤的段子、素的段子都来。自然而然地,戴笠开创的这个工作聚餐会,以后就变成了毛人凤在军统内拉拢人的最好场地和最好方式。

然而,由戴笠一手扶持上去的毛人凤,在戴老板面前表现得毕恭毕敬, 尊崇备至,其实对戴笠没有一点真心,甚至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这中间, 表现得最充分、最险恶的一次是,抗战胜利后,全国人民要求严惩南京汪精卫、周佛海和北方王克敏等汉奸集团呼声日高。蒋介石不得不让戴笠去北平,逮捕处理王克敏汉奸集团,以平民愤……就在戴笠天南地北地飞来飞去时,1946 年来到了。负责为戴笠在新一年里改化名的是军统局助理秘书先奇。戴笠这个人很迷信,他五行缺水。为了弥补这个先天的缺陷,他年年都让秘书给他取个水淋淋的化名。比如:“涂清波”、“江汉清”等等。也怪,戴笠取了这些化名后,还真是一帆风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戴 笠

可是,戴笠万万没有想到,在陪都重庆他的局本部内,一个他平时根本不在意的小人物、负责给他取化名的助理秘书先奇,有意给他取了个尽是山的名字:“高崇岳”,这有个缘故。年前,先奇与电信室的刘明明暗中热恋。有次军统局长戴笠交给他一个紧急任务,下班时分,戴将一份紧急公文摊在桌上,对先奇说:“这份公文我要呈送蒋员长,时间很急。你立即拿去抄。今天晚上开个夜车,字要写成正楷,我明天一早就要,嗯!”这是因为军统局的密件送呈蒋介石时,要找专门的人抄过,字要一个个写得拇指大,很工整,这样蒋介石看起来才不费神。

先奇的字写得又好又快又工整,这在军统计局内是出名的。

助理秘书当场接受了任务,并在局长面前拍了胸口,说是局长交办的任务保证保质保量按时完成。戴笠也很满意,并表扬了先奇几句。那份公文一看就知是局长亲自拟定的,题目是《关于加强军统工作的举措》,全文约有一万来字。接受任务后的助理秘书,自知责任不轻,事不宜迟,立刻开始了工作,铺纸展笔,聚精会神,晚饭也吃得很囫囵。

(未完待续)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