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五章 孤注一掷,川西决战在即(2)

发布时间:2019-04-16 10:26:16 浏览次数: 【字体:


第五章


孤注一掷,川西决战在即

 王陵基历来以反共著称,而且为人性格刚硬固执。老资格军人出身的他,抗战时当过集团军总司令 ; 刘湘死后他紧跟蒋介石,是蒋介石手中的一条鹰犬 , 深为蒋介石器重信任。1948 年初,为确保四川成为国民党的“反共戡乱基地”和可靠的大后方,蒋介石罢了邓锡侯的四川省政府主席,专门将王陵基从江西省政府主席职上调回四川主政。上任伊始,王陵基唯蒋介石马首是瞻,在用铁血手段反共、压制民主、镇压学生运动的同时,不惜对川人敲骨吸髓,给奄奄一息的蒋家王朝源源不绝地补充“血液”。这样,他不仅越发同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这些有影响的川中元老派人物、实力派将领闹得很僵,就同为人处事圆滑,有“华阳相国”之称的张群关系也不好。刘文辉、邓锡侯等人,年前就曾几次在代总统李宗仁面前要求撤换王陵基,但因蒋介石的偏袒而不了了之。

刘文辉故居

 王陵基慷慨激昂地说完这番话后,坐了下去。委员长点了点头,素常僵硬的瘦脸露出一丝微笑,对王陵基表示嘉许。可惜,没有人接下去,冷了一下场。

 蒋介石只好点将了。他扬了扬下颔,看着斜对面坐着,协助宋希濂防守重庆一线的第十五兵团司令、显得气鼓气胀的罗广文说:“罗司令长官,你谈谈吧,谈谈你的防务情况。”

 罗广文对委员长的乱指挥满肚子怨气。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先是奉命率部驻守甘南和川西北,接着奉命率部去到贵州桐梓、娄山关一带布防; 忽而又被调回协防重庆南面……数万官兵月来忽东忽西,跋山涉水,疲惫不堪。解放军还没有来,先就被拖垮了,还打什么仗!被点了将的罗广文显然情绪不高,压低声音说着套话:“我部已全部进入指定阵地。虽面对共军杨勇、张国华部数倍于我之兵力,但我全军将士决心与山城共存亡。”

罗广文

“罗长官是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的高才生。”蒋介石最近总是给部下戴高帽子,他接着强调说:“特别是罗长官大义灭亲。他的弟弟罗广斌因为是共产党骨干被逮进了白公馆,罗长官也没有托人找路子让他弟弟出狱。这很好!”蒋介石说到这里,清癯的脸上故意做出一点笑容,看着罗广文勉励道:“希望罗长官同宋希濂、杨森部紧密合作。即使山城不保,也要尽量歼灭共军有生力量。”

“是。”罗广文在听到蒋介石说到被毛人凤保密局逮捕入狱的共产党员弟弟罗广斌时,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作为委员长的蒋介石管得这么多, 管得这么细。当他悉心听完蒋介石的嘱咐时,不由将胸脯一挺,站起来接受命令,做出一副标准的军人姿势,但他心中清楚,重庆局势根本无望了。

 蒋介石这就掉过头,从刘文辉看到邓锡侯,似笑非笑地说:“刘主席、邓主任,发表一下你们的高见吧!”

 刘文辉和邓锡侯在长相上迥然不同。从外表上看,刘文辉简直不像个军人。他个子不高,干干瘦瘦,颔下无须,但在四川几十年间纵横捭阖, 有“多宝道人”之称的他少有输着。抗战中,蒋介石想借日本人的手去掉刘文辉,三番五次调他出川抗日,但他就是猫在他的西康省不动,以静制动,让蒋介石鞭长莫及,将他奈何不得。而现在蒋介石入川了,刀抵在了面前。因此日前蒋介石召他到成都开会时,他不得不做个样子,从西康省省会雅安来在成都同蒋介石敷衍周旋。

 1938年,刘文辉全家照。

 见蒋介石点到了他们的名,绰号“多宝道人”和“水晶猴”的刘文辉和邓锡侯不得不泛泛而谈。什么“坚决服从蒋总裁领导”云云。四川人健谈。两个人的废话说得一筐一筐的,又好听,又风趣,却毫无实质性内容。蒋介石也不插他们的话,只是用一双锐利的鹰眼注意打量二人,特别是注意打量侃侃而谈的刘文辉。在蒋介石看来,“多宝道人”特别诡诈而善变,虽是一副老太婆相,但一双眼睛亮得射人。俗话怎么说,巴蜀大地向来是藏龙卧虎之地?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窗户?看刘自乾(刘文辉的号)这双眼睛,就知道他是个不简单的人。

西康省成立仪式

 现在,最令蒋介石担心、头痛的就是这个坐在斜对面的西康省政府主席兼国民党二十四军军长的刘文辉。他手中控制着川藏间地域广袤辽阔、战略地位极为重要的西康省!蒋介石私心窃想的是,在成都,同跟进的共军打一仗,打给世界,特别是打给美国人看,以换来美国人的支持!打是肯定打不赢的。打后,部队徐徐撤出成都,从双流、新津一线向西康、西藏撤退。国军进入西康、西藏后,依据那些地方险峻的崇山峻岭、湍急的风流深谷,给跟进的共军以迭次打击。用空间换取时间,静观国际局势变化。最后若是迫不得已,再从西藏经印度退到台湾。而刘文辉手中掌握的西康,可谓是关乎他蒋介石生死攸关的瓶颈!如果这个靠不住的刘文辉,届时投降了共产党,门一关,那就彻底打乱了他的战略计划。刘文辉如再与随后跟进的共军形成前后关门打狗的态势,情况那就严重得不堪设想了!

(未完待续)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