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第三章 成都,蒋介石心中起死复生的圣地(8)

作者:田闻一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发布时间:2019-04-08 22:58:16 浏览次数: 【字体:


 田闻一著《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续二十一)

第三章


成都,蒋介石心中起死复生的圣地

 当蒋介石父子在王陵基陪同下,步入会场时,蜀中“名流”们都站起来鼓掌。蒋介石走到台上,身姿笔挺,四顾频频,很动感情地致辞:“中正已经多年没有同成都父老见面了,甚是怀念。今天,中正要借此机会,再次感谢四川人民在八年抗战和最近四年的戡乱中做出的伟大贡献。”说到这里,他的神情忽然黯淡下来,好像沉入了一个噩梦中,语调也伤感起来。



王陵基(图片来自网络)

“在座诸君不会忘记,就在四年前,抗战刚刚胜利,饱受战争创伤的神州刚刚安定,政府正欲着手竟先总理提出的三民主义之伟业,与世界平等待我之国家携手共襄繁荣富强之时,不意在抗战中坐大的共党为一党之私利,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发动了全面内战……现在,大局维艰……” 就在蒋介石将内战的板子向共产党一板接一板地打去时,座下有位穿长袍、头戴瓜皮帽、鼻尖上吊副老光眼镜的土绅,将头向旁边一位西装革履、腆起肚子的熟人凑过去,悄声说:“老蒋凶喃!他把国共内战的责任一钉耙全打到了共产党头上。那,现在国民党战败的责任又该哪个负呢?”

 穿西装的胖子听了,挤了挤眼睛,揉了揉鼻子,还他一口浓郁的川话:

“他老蒋是癞疙宝(蛤蟆)打呵嗨(哈欠)——口气大。”

“他老蒋现时是说的比唱的好听,目的是想要我们四川人为他卖命讪!”

“磨子上睡觉——他老蒋想转了。”……

 就在他们用一口四川话大展言子时,蒋介石的话也到了结束部分,也是实质部分。

“四川自古以来就是人文荟萃、物殷民丰的宝地,是举世闻名的天府之国。现在四川更是政府赖以反共戡乱的最好基地。值此非常时期,中正切望巴蜀父老和政府精诚团结,抱有匪无我,有我无匪之决心,共赴国难。如此,胜利有期!”

 蒋介石话完落座,王陵基这就站起身来,带头鼓掌。于是,礼堂内响起一阵寥落的掌声。戴瓜皮帽的士绅这又对身边的西装胖子一笑:“他老蒋同王灵官(王陵基)硬是稀饭泡米汤——亲(清)上加亲(清)。”

 一位当年打过红军、后来解甲经商发了大财,个子瘦高的省参议员, 感到心里不踏实,霍地站了起来,不合时宜地发问:“现共军正兵分两路向成都压来,不知委员长有何对策?”

蒋介石显得很是有些尴尬,王陵基看着这位发问的省参议,马起一张青水脸,狠声训道:“这是军事秘密。诸位,不该问的不要问,只是多多表示我们川人拥护委员长在四川反共戡乱的决心就行了!”

 王陵基这一暗示,真有几个“马屁精”应声而出顺杆爬起来。说些坚决拥护蒋委员长戡乱救国、反共必胜云云类废话。

“啪!”那位因为手上粘有红军的血,心虚不已的省参议,上了些年纪,被王灵官一训,又气又恼又虚,端起四川人爱喝的盖碗茶揭盖子时, 手一哆嗦,将茶盖摔在地上打碎了。很煞风景。场上一时不太安静,人们交头接耳起来。

“请大家安静、安静!”王陵基看太不像话了,这又站起身来挥了两下手。场上倒是安静下来了。但当王灵官抬头看自己的主子时,不知什么时候,蒋介石父子已经走了。当天晚上,蒋介石传令原南京警备司令、现中央军校成都分校校长张耀明,他第二天要检阅中央军校成都分校全体师生,并训话。张耀明得令而去。

 第二天上午 10 时,蒋介石在蒋经国和侍卫长俞济时等的陪同侍卫下, 登上了检阅台。



蒋介石在成都中央军校阅兵

“立正!”早就虚位以待的张耀明一声口令,只听操场上“啪!”的一声巨响,占地 300 余亩的操场上,上万名身穿黄哔叽军服、头戴大盖帽、

 打着绑腿的师生将胸脯一挺。

 站在台上的蒋介石看着这个阵容心中高兴。

“唔,好!”他对成都中央军校的师生们训话了,声音通过正对他面前的麦克风在操场上轰响:“很好。一看就是支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师。当初,我创办黄埔军校时,首先要求大家做好立正、稍息这些基本动作。只有做好这一系列基本动作,才会是个好军人。嗯,立正,也是很有讲究的。要心欲其定,气欲其定,神欲其定。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目瞬,猛虎袭于后而心不惊;才能做到定而后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然后才可以做到以不变应万变……”

(未完待续)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田闻一著),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作者:田闻一


来源: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