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田闻一 ‖ 第三章 成都,蒋介石心中起死复生的圣地(7)

作者:田闻一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发布时间:2019-04-07 22:35:35 浏览次数: 【字体:





 田闻一著《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续二十)

第三章


成都,蒋介石心中起死复生的圣地

 蒋经国原想父亲一定会带他去里面看看诸葛亮的,而父亲却带他去看了刘备墓。蒋介石举起拐杖,指着眼前那座由青砖拱围起来的小山、山上长满了葳蕤的青草小树且枝蔓丛生、显得非常清幽神秘的墓地告诉儿子:“这是刘备的衣冠墓,他的真墓在白帝城。”略为停顿,若有所思,转身向左逶迤而去。蒋经国知道,爹爹这是带他出侧门,去南郊公园中的刘湘墓祭奠。



成都武侯祠内刘备墓(图片来自网络

“爹爹,我们不去瞻仰诸葛武侯了吗?”既然来了武侯祠却不去瞻仰武侯,蒋经国感到遗憾。

“换个时候吧!”爹爹若有所思地说:“诸葛孔明这个人太伟大了,他明知不可为,却偏要为之!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就出了这样一个人物。瞻仰、祭奠这样的人物,我们得找个专门的时间去。”说着,微微一声叹息:

“中国历史上的伟人可谓汗牛充栋,春秋时期的孔子、老子、韩非子……还有近代的曾国藩、孙中山先生。然而有谁像诸葛亮这样为刘备‘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呢?”

 蒋经国知道,爹爹满肚子心事,看到诸葛亮,想到了自己的事业,爹爹明说在说诸葛亮,其实是在借诸葛武侯浇自己心中的块垒。

 在南郊公园后面,苍松翠柏环拱中的刘湘陵墓纵深有半里地,很是宏伟。在肃穆的气氛中,蒋介石缓步迈上台阶,从随侍在侧的侍卫长俞济时手里接过一束鲜花,安放在“故上将刘湘之灵”墓碑前。低头默哀,一副很沉痛的样子。



成都南郊公园内刘湘之墓(图片来自网络)

 蒋经国知道,这时如果“四川王”刘湘地下有知,一定会一跃而起, 厉声痛斥、质问置他于死地的爹爹,要蒋委员长还命来的!

 这是因为:民国肇始,全国军阀割据,战乱频乃,尤以四川为最。从1911 年到 20 世纪 30 年代初,四川的军阀混战竟有 300 多次,最后是刘湘和刘文辉叔侄的“二刘”大战,这是四川军阀史上一场时间最长、最为惨烈的大战。战争的结果是,同是从大邑县安仁镇出来,时在重庆任“督办” 的侄儿刘湘,凭借超乎一般军阀的实力和蒋介石的支持,打败了踞成都任四川省主席的“幺爸”刘文辉;并且毫不留情地将“幺爸”和他的二十四军赶进了地瘠人贫藏汉杂居的西康。

 然而,在蒋介石支持下,登上了“四川王”宝座的刘湘虽然兑现了事先的许诺,率全川军力,围攻了据川北的红四方面军,但其后却是尾大不掉,将四川搞成了一个针插不进、水泼不入的独立王国。执中央权柄的爹爹千方百计地想染指、渗透进来,进而拿过四川。为此,刘湘同爹爹进行了长期的公开或私下,有时甚至是剑拔弩张的斗争。直至抗战军兴,刘湘主动请缨抗日,这场斗争才得到缓解。然而,带病出征的刘湘从某个方面讲,可以说是被爹爹气死的,死时年仅 48 岁。虽然刘湘去世后,爹爹对他备极哀荣,下令国葬,评价也很高。然而,时至今日,刘湘的旧部亲信潘文华,还有邓锡侯,以及长期以来同爹爹心不和面也不和、一直躲在雅安的西康省政府主席兼二十四军军长、刘湘的幺伯刘文辉,却把这笔账记在心上的。现在,中央虽说表面上拿下并进驻了四川,而实际上,中央同四川之间矛盾之尖锐复杂,要超过以往任何时候。

 确实是这样,蒋介石这时候之所以要来祭奠刘湘,是做给四川人看的。这是形势的需要。

“委员长,请节哀!”见蒋介石一副痛心不已的样子,王陵基走上前去劝慰。

“爹爹,”蒋经国也走上前去,搀扶着悲痛不已的父亲步下高高的石阶,上了车。

 蒋介石表演的这些精彩画面全被跟去的记者摄入镜头。第二天,国民党喉舌《中央日报》等报刊无一例外地发表了蒋介石沉痛悼念刘湘的文章照片和有关花絮。

 这天中午,蒋介石稍事休息后,在他下榻地的小客厅里接见了地方有名望的绅士熊福锦等九人,就川事问题接受垂询。送走这批乡绅后,他又接见了刘湘、李家钰、许国璋等在抗战中英勇捐躯的四川军政要人遗孀,对她们问长问短,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并赠以钱物。

 当他把这些眼泪汪汪的遗孀们送出门,端起一杯清花亮色的白开水喝了后,抖擞精神,对侍立一旁的儿子说:“经国,我们去吧!”

“爹爹!”儿子关切地说,“你的身体吃得消吗,要不要休息一下再说?”

“不用了。”蒋介石说,“四川各界父老都在等着我,走吧!”他霍地站了起来。

 蒋介石准时出现在成都中央军校礼堂有 300 多社会贤达参加的“省垣各界人士欢迎总统莅蓉茶话会”上。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田闻一著),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作者:田闻一


来源: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