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田闻一 ‖ 第三章 成都,蒋介石心中起死复生的圣地(6)

作者:田闻一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发布时间:2019-04-06 22:18:27 浏览次数: 【字体:


 田闻一著《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续十九)

第三章


成都,蒋介石心中起死复生的圣地

 三国时期,一败再败的刘玄德刘备不是据此而逐步强大,后来与曹操、孙权形成了鼎立之势吗?抗战时期,四川不是中国的反攻复兴基地吗?今天,他要再创一个历史奇迹,让全世界大吃一惊!

“爹爹,你还没有休息?”这时,长相酷似生母毛氏的蒋经国轻步走进屋来,轻轻问了一声。

蒋经国(图片来自网络)

“唔。”蒋介石望着刚进不惑之年、微微有些发胖的儿子,笑了笑;笑里有了些从未有过的关爱。

“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知道我们来了,有何反应?”蒋介石问。

 蒋经国当然知道父亲很不放心刘、邓、潘这几个四川实力派人物。刘文辉是西康省主席兼二十四军军长;邓锡侯是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 是九十五军实际上的军长;虽然时任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的潘文华, 是光杆司令一个,但俗话一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川中人际关系复杂,盘根错节,不能不防。

“他们知道爹爹来成都了,是王(陵基)主席告诉他们的。”儿子说:

“刚才他们三人分头打来电话,说是得知消息迟了。本想立刻赶来向委员长请安,但怕打搅爹爹的休息,他们暂时就不来了,说是爹爹你什么时候要找他们,他们立马赶到。”

“他们的口径就这么一致?”蒋介石说时又在屋里踱起步来。

 儿子默默地看着父亲,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似在想着什么,又似在猜测着爹爹的心思。

“人家对咱们敬而远之,我们也就先不去打搅这帮土地神了。”爹爹的口气酸酸的,“经国,我们明天一早去刘湘墓祭扫祭扫。不要告诉太多的人,轻车简从,但务必带上几个相关的记者,嗯?”说着转过身来,看定蒋经国。

“是,爹爹!”儿子抬头看了看父亲,心领神会。

 第二天一早,成都南郊古柏森森的诸葛武侯祠内外戒备森严。上午 9 时,蒋介石、蒋经国父子在王陵基、严啸虎的陪同下,突然来到了武侯祠。当委员长的座车、那辆崭新漆黑锃亮的“克拉克”防弹轿车,嘎地停在门前九级汉白玉盘龙石阶下时,几个委员长的侍卫官,已经先一步下车四处站岗侍卫。车门开处,一个侍卫官上前替委员长一手拉开车门,一手护着车顶;微微弯身,说声委员长请。委员长父子这就相跟着下了车。

 蒋介石今天一反以往,着一身国粹,给人一种偃武修文的印象:颀长的身上着民国大礼服,蓝袍黑马褂,头上戴顶黑呢博士帽,手中拄根拐杖。其实,这是完全不必的。时年 63 岁的蒋介石,耳聪目明,精神健旺。他手中这根拐杖,完全是做样子的,代表着一种中国传统的儒雅,代表着一种资格和权威。

 蒋介石没有忙着进门,而是抬起头来,注意浏览了一下镶嵌在门楣上的那道红漆匾额。匾额上镌刻着“武侯祠”三个遒劲而流利的镏金大字。蒋经国是第一次来武侯祠,他特别有趣地注意打量这座名祠的一切:两扇大门上,嵌着密密麻麻的铜质大泡丁,门的中部嵌着黄澄澄铜质兽环。在一种肃穆庄严的气氛迎面扑来的同时,他觉得,武侯祠的这两扇门,就像古时双翅张开的图腾。进入大门,两边呈圆弧形对称展开的廊檐上,排列着一尊尊塑造得栩栩如生、真人般大小三国时期蜀国有功的文臣武将。正前方,廊檐下有一个跌宕,那是一条向前伸展开去的、由大宁河中小三峡红红绿绿小石子铺就的甬道。那些红红绿绿的宁河石,在金粉粉的阳光照射下,简直就是铺的一地红红绿绿的玛瑙翡翠。甬道尽头,当中矗立着一堵方正的红色照壁。

 照壁如血并带着岁月沧桑痕迹。而在照壁之后,是飞檐斗拱的重重院落和殿宇。

 因为王陵基、严啸虎事前作过布置,往日游人络绎不绝的武侯祠这日净场,祠内非常安静,移步换景。

(未完待续)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田闻一著),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作者:田闻一


来源: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