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田闻一 ‖ 第三章 成都,蒋介石心中起死复生的圣地(4)

发布时间:2019-04-04 10:04:01 浏览次数: 【字体:

第三章


成都,蒋介石心中起死复生的圣地

 蒋介石想了想,问张群:“岳军兄,你想好了?”

 “想好了。”

 “那你看,找谁来代替你出任西南军政长官公署的长官合适?”蒋介石难得地笑笑。他清楚,张群之所以这样,一是为迎合他的心意,二是如四川人所说,张群想将捏在手上的红炭圆甩给别人。

 “报告总裁!”张群不慌不忙,胸有成竹,“当然是国防部参谋长顾祝同将军莫属。”

顾祝同(图片来自网络)

“你来蓉前征求过顾默三的意见吗?”

“来蓉之前,我对顾默三将军稍稍提了一下,说是准备在委座面前保举他担任这个要职。他当然很客气地推,后来我一再对他说,‘闻鼙鼓而思良将。现在西南局势非默三兄你出来担起这个重任不可。’他的意思就活动了。”

“好吧!”蒋介石说,自中央政府由渝迁蓉后,他本来就想让顾祝同兼起这个要职。现在由张群提出来,正合他的心意。他顺势骑驴下坡:“岳军兄你也该休息一阵子了,况且我身边也确实需要你这个智多星来为我出谋划策,川局你也熟悉。这事就这样吧!任免令我随后通知行政院发出!”

张群这就适时站起身来告辞,请委员长注意休息。说他这就回成都家中去看看老母,明天一早赶回重庆去办交接。

“好的,好的。”蒋介石也就站起身来,为人傲慢的委员长居然把张群送到门边。

 张群走后,蒋介石在室内缓缓踱起步来,思绪一直没有离开过张群。蒋介石看来,在他的高级幕僚中,张群确实要有政治眼光些。就说1947 年,东北战局吃紧。长春丢后,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将张群叫去商量对策。

“岳军兄!”他牙疼似的说,“像这样下去,我们在东北很快就要站不着脚了。你看,有什么办法没有?”

“报告主席!”张群慢条斯理地说,“我看东北目前的情况,我们仅凭军事力量是无法占到上风的。”

蒋介石皱起眉头:“可陈辞修向我再三保证,他在军事上是很有把握的。”

“我的看法同陈辞修有些距离。”张群在人际关系上向来圆滑。

抗战刚刚胜利结束,蒋介石就迫不及待地将“军政部长”这一要职, 从何应钦手上拿了过去,给了他的亲信陈诚。并不是陈诚在军事上比何应钦行,而是因为陈诚既是他的浙江老乡,又是黄埔军校毕业生,他不信陈诚还信谁?蒋介石用人,最讲究这些关系。据说,陈诚最先引起蒋介石注意的是一个很偶然的缘由。

陈诚(图片来自网络)

 当时,作为黄埔军校校长的蒋介石,有次周末的夜晚到校巡视。偌大的军校内难得的清静。他一路巡视而去,在一处走廊里,看见一个个子不高、却很结实的学生,独自站在昏暗的路灯下很用心地看书。蒋介石走了上去,这个学生看见是校长,“啪!”地向蒋介石敬了个标准的军礼。他问这个学生在看什么书?学生挺起胸膛,说报告校长,学生陈诚看的是孙(中山)总理著的三民主义。

 蒋介石心中一喜。问及书中内容,这个学生倒背如流;再一问及学生是哪里人氏?得知该生陈诚,浙江人氏,校长心中又是一喜。于是,就此,“陈诚”这个名字就刀劈斧砍地留在了“校长”蒋介石心里,打下了陈诚从此平步青云的契机。

 现在看来,自己将军政部长这个要职给予陈诚,是失误了。

 现在,不仅何应钦等人在公开场合或私下攻击陈诚,就连他手下最信任的大将、同为浙江老乡兼黄埔军校毕业生的胡宗南、戴笠等要人也都公开大骂陈诚是草包。中央核心大员中,唯一不骂陈诚的只有张群。不骂陈诚,并不是说张群对一败再败的军政部长陈诚有什么好感,而是说明张岳军这个人油滑,会处事;是在给他蒋委员长留面子。这一点,蒋介石心知肚明,也是时下他特别感激、器重张群的原因之一。

(未完待续)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