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田闻一 ‖ 第三章 成都,蒋介石心中起死复生的圣地(3)

发布时间:2019-04-03 11:03:56 浏览次数: 【字体:

浙江省奉化县溪口镇是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浙北山区小镇。风景很美, 交通便利。他 8 岁以前,家境富裕,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他是溪口镇上有名的“孩子王”,常把同他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们打得鼻青脸肿。为这,母亲王采玉不知向别人赔过多少礼,道过多少歉。就在他 8 岁那年,陡然间, 他的好日子结束了,好像一下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作为大盐商的父亲蒋肇聪病故后,不仅家道开始急剧地中落;作为填房嫁过去的母亲和作为“拖油瓶”的他都受到蒋家人的欺负。母亲只得忍气吞声,从蒋家分得三间楼房、30 余亩田地和一片竹林单独过日子,窘迫艰辛。12 岁时,母亲将他送到离家 100 华里的嵊县葛溪村的外祖父家,就读于姚宗元开设的私塾馆。这时,他家孤儿寡母实在凄凉。每当他离家去读书时,母子二人总要抱头痛哭一场。1935 年,他为一国之尊后,在一篇《报国与思亲》的文章中, 很有感情地回忆过这段生活:“中正 9 岁(虚岁)丧父,一门孤寡,茕孑无依。其时清政不纲,吏胥势豪,夤缘为虐;吾家门祚既单,遂为觊觎之的, 欺凌胁逼,靡日而宁,尝以田赋征收,强令供役”,“产业被夺,先畴不保,甚至构陷公庭,迫辱备至;乡里既无正论,戚族亦多旁观,吾母子含愤茹痛,荼孽之苦,不足以喻。”一种强烈的出人头地、改换门庭的欲望与愤世嫉俗交织在一起,成了他愈挫愈奋的动力。他发誓要成为一个人上人,抓军权,完成改朝换代大业。

蒋介石与母亲王采玉(图片来自网络)

 1906 年 4 月,19 岁的他,毅然辞母别妻,只身漂洋过海去日本学习军事。但当时大清学生在日本学习军事须由清政府陆军部保送才行。没有办法,他只好在日本学了半年日语回国。

 为了达到目的,同年冬天,他抱病考入了保定军校的前身——通用陆军速成学堂。凭着顽强的个人奋斗,在以后孙中山领导的推翻清王朝的斗争中,他终于露出峥嵘并受到孙中山先生的赏识。他一直很看重四川。

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图片来自网络)

 1911 年,辛亥革命刚刚成功,他对孙中山先生提出,想到四川抓军事。孙中山欣然同意,并给四川督军熊克武写了封亲笔信,推荐他入川担任四川省警察厅厅长。入川前夕,他向好友四川人张群问计。张群告诉他,熊克武不易共事,他作为外乡人入川肯定会受到排挤;不如就留在广州,留在孙中山身边,这样前途会远大些。于是,他接受了张群建议,打消了入川念头。而这时张群却又提出来,不如让他这个四川人回去当四川省警察厅厅长。他愿意成全张群。不过,当他去请示孙中山时,孙先生不高兴;却又碍着他的面子,也给张群写了推荐信。不过,将原先拟定的四川省警察厅长职降了一级,改为成都市警察局长,张群不高兴了,最终没有成行……

熊克武(图片来自网络)

 就在蒋介石沉思默想到这一段时,侍卫长俞济时进来报告,说是西南行政长官公署长官张群求见。

 对于张群从重庆赶来,并夤夜求见,蒋介石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他说:“唔,张长官来了?请他进来吧!”无论什么时候,对于张群,他总是很客气的。这不仅因为他们在日本留学时就是志同道合的好朋友,而且在他看来,张群是个智多星。

周恩来总理与张群(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门帘一掀,张群进屋来了。他个子不高,体态微胖,宽面大耳,鼻正口方,西装革履,缓行鸭步,风度不凡。蒋介石看着张群,面露微笑。张群左眉眼睑上有颗醒目的朱砂痣,蒋介石认为张群有福相。

 “主席真是日理万机,还没有休息?”张群笑嘻嘻地、态度谦恭地向蒋介石请安问好,很是得体。

 “岳军兄,请坐!”蒋介石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自己率先坐下来;用一双犀利的眼睛打量着张群:“岳军夤夜由渝来蓉见我,有急事吗?”

 “有。”张群坐在蒋介石对面,点头不讳,“现在西南局势的好坏决定着党国生死存亡,而局势又是瞬间万变。”张群说时,注意打量着委员长的脸色:

 “我觉得这个时候,应该由一个德高望重的将军出来接替我,做西南军政长官公署的长官为好。即是说,应该由一位经验丰富的、有威信的将军出来做总裁助手,坐镇重庆,这样才能担当起贯彻实施总裁戡乱救国、稳定大后方的重任!这样非常时期这样重要的人选,像我这样的文人已经不合适。”

 蒋介石一听这话,一切都明白了。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