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 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田闻一 ‖ 第三章 成都,蒋介石心中起死复生的圣地(2)

发布时间:2019-04-02 10:25:12 浏览次数: 【字体:


成都,蒋介石心中起死复生的圣地

 蒋介石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不由得想起抗战刚刚胜利,他在重庆接受陪都几十万人的热烈欢迎时的情景。事前,侍卫官们从安全考虑,无论如何要他坐防弹车出去。可是他不!素有“文胆”之称、足智多谋的陶希圣等高级幕僚也都劝他乘坐防弹车出去,理由是:“陪都百万军民莫不渴望瞻仰领袖风采。可是恐怕难免保证没有异己分子混杂其中!”然而,他心中有数。他觉得自己是深得民心的。没有人敢杀他,也没有人杀得了他。他毫无顾忌地坐上敞篷军用吉普车去同陪都广大民众见面了。

陶希圣(图片来自网络)

 巡行的路线是:从军事委员会所在地出发,经南区公园、两路口、中二路、中一路、民生路、民权路、民族路和林森路后返回原地。

 侍卫官们神情紧张地坐在几辆小车上开道押后。他穿陆军特级上将军服站在那辆敞篷军用吉普车上。车开得很慢。他手上戴着白手套,微笑着, 一手扶着挡风玻璃,一只手举起来,不停地向两边人山人海夹道欢迎的人群挥手致意。那是何等样的志得意满啊!那是何等样的盛况空前啊!虽然车子经过的路上,每隔三五步就布有一个宪兵和一个警察维持秩序,监视人群,而且他的前后左右都有侍卫官们护卫。但欢迎的人委实太多了,他乘坐的敞篷军用吉普车和在他的身前身后前呼后拥的保护车队,只能在人群中蜗牛似的慢慢爬行。笑逐颜开的老百姓们不停地向他鼓掌。有的还大喊:“拥护蒋委员长!”“蒋委员长万岁!”……虽然保护他的侍卫们都紧张得捏着一把汗,然而他心里一点都不怕。

 然而,曾几何时,他这个蒋委员长却已是江河日下,声名狼藉。今天, 他只能偷偷摸摸离开重庆进入成都。

 自己是败军统帅?是罪魁祸首?

 他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问着自己。是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一种失败的悲哀,顿时涌上心头。车队风驰电掣般过了北门大桥后,一拐进入了一条幽静的长巷,极秘密地进入了北较场成都中央军校。

 夜幕弥合了天地。

 在夜幕中,坐北朝南的成都中央军校像是一艘巨大的在危机四伏的黑洋上漂浮的军舰。军校中,历史上著名的、占地达 300 余亩的演武场,好像是军舰上空旷的甲板。若不是周围团转、隐藏在浓密的树荫后闪烁的灯火和不时划过夜空,指挥着军校师生们作息时间的军号声,谁也不会相信这里竟是容纳了上万师生的著名的成都中央军校。

 在这个初秋的夜里,外表看起来,成都中央军校笼罩着一层诗情画意。其实,这是一种外松内紧的表象和假象。

 若是留神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军校这晚各处要津都暗中加强了戒备。假山旁,幽篁间到处都有钢盔和刺刀在不时闪着寒光。特别是那座平地兀立的武担山,山虽不高,却是全校的制高点,更不一般。山脚下,于一片幽篁翠柏簇拥中,有幢精致的法式三层小楼,这是蒋介石下榻的黄埔楼。

成都黄埔军校“黄埔楼”旧址(图片来自网络)

 这时,二楼正中的一间房门窗紧闭。一身军便服、身姿笔挺的蒋介石久久地站在窗前,处于一种观想中。落地玻璃窗垂着厚重的金丝绒窗帘, 在这样的季节,落地玻璃窗原本应该挂浅网窗帘的。这样,委员长的这间临时下榻处,就显得有些窒闷和阴沉。乳白色的灯光下,可见红豆木地板上铺着足有两寸厚的波斯绿绒地毯,脚步过处,无声无息。显然是刚刷过漆的墙边,摆放着一排雕龙刻凤的中式书柜,书柜里摆放着委员长爱读的《曾文正公全集》《史记》等典籍。

 灯光从侧面把蒋介石的身影投在地毯上,抹在墙壁上。于是,那一抹黑影就长久地粘在那些地方,显出怪异。局势再清楚不过了,也再严峻不过了!在他身后紧追不舍的以刘(伯承)、邓(小平)二野为主力的数十万共产党大军,正以排山倒海之势、雷霆万钧之力,向他最后占据的四川、大西南席卷而来。这回搞不好,他这个被美国人称为“不倒翁”的真要倒了。他的江山真的要塌了,要易手了?!这一切转变得太快,简直就像是在做一个噩梦。他怎么也想不通,曾几何时,他还作为取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的四大国领袖之一,同罗斯福、丘吉尔、斯大林这些世界级大腕们站在一起,让万人景仰。怎么说话间,就被他先前很瞧不起、称为“痞子”的共产党说打倒就要打倒了?“总裁”“总统”“委员长”“主席”,一个将中国种种最高权力集于一身的他,怎么一下子就快变成了“几个毛毛土匪”、中国共产党的手下败将甚或阶下囚了?真是人生多变,沧海桑田!

思绪绵绵,像是一团理不清、扯不断的线,别有一种苦涩。在这个夜晚,他的思绪走得很远,他想起了他的家乡和他的小时候。

(未完待续)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