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二章 为了装点门面,中将不惜扶乩行骗(3)

作者:田闻一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发布时间:2019-03-31 13:50:44 浏览次数: 【字体:





 田闻一著《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续十三)

第二章


为了装点门面 中将不惜扶乩行骗

 原来侯亭松是有军衔的,是个中将。这会儿,他身着一身质地很好的长袍马褂,皮肤白晳,五官清楚,举止文雅。双方分宾主落座后,丫鬟送上茶水点心,轻步而退,并知趣地为他们轻轻掩上门。这时,窗外过了一阵轻风,已经是秋天了。灿灿的秋阳下,花园里的各种花朵风摆杨柳地荡漾,最引人注目的是金灿灿的秋菊,而随着一阵萧萧而下的黄色落叶,花园里铺上了最初的秋意。



 最初的几句寒暄之后,尹昌衡开门见山地问:“阎院长派你千里迢迢来成都,是顺便来看我,还是另有要事?”

 侯中将单刀直入:“阎院长派我来,是要借重先生。现在,国势涂炭,国共在川决战不可避免,阎院长希望尹公出山,为国力挽狂澜。不然,国家一旦为苏俄支持的共党夺得,国家民族将沦为万劫不复之地!至于尹公出山后的职务嘛,当然是很显赫的。”巧舌如簧的侯中将侯代表说到这里, 戛然而止,抬头看着尹昌衡,观察他的反应。

 尹昌衡当即委婉地拒绝:“阎院长的好意领了,不过请侯代表转告阎院长,我不能从命!一则因我早就发表了《归隐宣言》,大丈夫应该言而有信;二则我有病;三则老父刚刚亡故,我有丧事在身。按古礼,我要在家服丧三年,此时决不能出去做官。”



 侯亭松注意看了看尹昌衡,似乎也真是。才 46 岁的尹昌衡,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年叱咤风云的雄姿,他身体虚弱,说话声音不再洪亮,而显得迟缓虚怯,如空谷回音。看来完不成任务了,但侯亭松还想竭尽努力,这就转移了话题,兴致勃勃地谈起了蓉城小食、蜀中名胜。尹昌衡知道他的意思,请他在成都多住一些时日。

 “那就打扰了。”侯亭松欣然应允。

 晚上,尹昌衡参禅打坐。座钟当当地敲响 12 下,夜已经深了,尹府内,万籁俱寂。就在尹昌衡闭着眼睛,打坐蒲团,一门心思沉浸在佛门佳境中时,忽听有人叫:“大哥,大哥!”分明是在叫他,声音很急,很固执。他愠怒地睁开眼睛,发现站在面前的是堂弟尹昌熊(字望之)。此人一生游手好闲,自他 1920 年回来后,堂弟就寄食在他家。他给堂弟派了点给家中神庙打扫清洁、摆摆四季瓜果之类小事。平时连面也很少照,一般而言,堂弟决不敢这个时候来打扰他的,今夜却来了,他感到诧异。

 “你这深更半夜地来叫我,有何要事?”尹昌衡很不高兴地问。

 “三爸(尹昌衡的父亲)临坛了。”尹昌熊故作正经,煞有介事地说, “三爸说他有要事告你,请大哥快去!”

 “有这样的事?”尹昌衡虽然信佛,但他并不相信人死还能临坛,但看堂弟说得活灵活现的样子,不得不去了。

 他跟堂弟出静室,穿廊过阁,来到后花园边上的一座佛堂,这是老太太每天礼佛的地方,神龛上供的是吕洞宾。



 香案上烛火摇曳,青烟缭绕。神像下,摆有一张黑漆方桌,方桌上摊有一片白米,米上伏一个圆圆的簸箕,用一根筷子支起。显然,这是要扶乩问事,似乎神已降临。扶乩的过程是这样:人将方桌上的簸箕扶起,这时簸箕就会神奇地自行走动,而与簸箕联结的筷子就会在白米上画出字来。赶紧用纸笔将这字记录下来,再将米赶平,如法炮制。完了,将记录下来的字,按先后顺序联结成句,就成了神的旨意。

 侯亭松早等在那里。按照堂弟的意思,侯亭松站在方桌左边扶着簸箕。佛堂内光线相当暗淡,堂弟进门就不见了人,也来不及问,父亲就已显灵, 气氛和场面都很诡异。

 乩盘前有一蒲团,按规矩,尹昌衡进门就应跪在蒲团上迎候父亲神灵的降临。他却将信将疑地站在蒲团前静候父亲示意。

 簸箕动了起来,白米上渐次显出一个个的字,尹昌衡赶紧执笔记下, 一边记一边联起来读:“吾——儿——见——父——为——何——不——跪?”他回答:“按理该跪,然而现在我们阴阳两隔。也不知降临神坛的是不是父亲,我表示怀疑!我先提两个问题,如果答得对,你就是我父亲, 我这才跪。”

 簸箕走字:“吾——儿——但——问——无——妨!”尹昌衡问:“我父亲的生期是什么时候?”

 “壬——子——年——三——月——初——四——辰——时。”“老家堂屋外栽的是棵什么树?”

 “水——冬——瓜——树——乃——儿——亲——植。”“老家堂屋门上挂的匾,匾上是几个什么字?”

 “民——具——尔——瞻。”

 嗨,还真是神了,难道真是父亲神灵?尹昌衡却突然发现是尹昌熊在暗中搞鬼,他伏在方桌下扶箕走字。一切全明白了,尹昌衡心中暗笑,这个老二,不知道得了好多侯亭松的好处,伙起来搞这个鬼把戏?他也不揭穿,心想刚才问的几个问题,老二知道,这就问他几个他不知道的。

 他这就问“父亲”:“我留寓北京时,我书房里的那副对联是什么?”只见簸箕走动间,显出这样的字迹:“北——京——书——房——对 —— 联 —— 甚 —— 多 —— 为 —— 父 —— 年 —— 迈 —— 不 —— 能 ——记——忆。”

 尹昌衡不愿同他们再搅下去了。

 “胡闹!”他怒斥道,“哪来的孤魂野鬼,竟敢冒充我老太爷!”随着他这一声怒喝,游走的簸箕定住不走了。尹昌衡干脆揭穿:“我北京书房里只有一副对联,联文是‘川西大将成生佛,海内文宗属武夫’。这是湖南名士李如珍送我的,联文好,字也写得好。老太爷在京时天天都要看,而且赞赏称颂不已,哪会说对联甚多,不能记忆?全是鬼话!”说完,也不揭穿,转身要走。

 侯亭松急了,连忙说:“尹公请留步,神还未退,看他怎么说。”

 尹昌衡假意不知,耐住性子,只见方桌米上的簸箕又开始走动,陆续显出这样的字:“我——名——王——有——德——乃——本——宅————主——因——子——孙——不——孝——家——业——凋——零————魂——无——依——今——日——临——坛——冒——充——老————爷——不——过——求——一点——香——火——以——慰—— ——下。”

 “香火好办!”尹昌衡知道侯亭松在找梯子下了,给了他一个面子, 说,“明天,我给你写个牌位,供在本宅土地庙中。”这样一来,“神”才退去。

 第二天,尹昌衡果然写了个“本宅故主王有德之位”供在土地庙中, 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侯亭松见自己的私刀令牌都已使尽,而尹昌衡坚不出山,没有办法,只好告辞,打道回府了。

 事后,尹昌衡同老太太闲谈时,说起这事,他说:“我明明知道是老二伙起侯亭松搞的名堂,侯也是没有办法,想借神灵搬我出山,我看出来了, 也不揭穿。如要揭穿,不仅伤了老二和侯亭松的面子,以后在阎锡山面前也不好看!”老太太看出来了,虽然儿子对政治、时局极为灰心,漠不关心,但在人情世故上,却是越发老练圆熟了。

(第二章完)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田闻一著),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作者:田闻一


来源: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