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一章 奉命进京述职 邓锡侯忐忑不安(8)

发布时间:2019-03-26 10:56:50 浏览次数: 【字体:



(续八)

 早晨,当邓锡侯在报上看到这条墨迹未干的消息时,副官王席儒来报, 说是,早就在南京等着上任的王陵基凑热闹来了,前来拜访邓主席。

 万克仁生气地说:“这个龟儿子东西,这个时候还好意思来见邓公,真是脸皮厚,我看不见算了!”

 “不!”不意邓锡侯将手一挥,吩咐王副官,“将他带进来!”

 王陵基进来了。他满面春风,穿套米黄色西装,脚上皮鞋擦得锃亮, 头上水分头溜光,还是戴副墨镜。一见到邓锡侯,他立刻抱拳作揖,假惺惺地说:“我也是刚才在《中央日报》看到邓公辞职的消息。邓公如此谦让,真是没有想到,更没有想到的是,四川这副邓公都不愿挑了的烂摊子, 中央却让我去挑!”说着不请自坐,看着邓锡侯说:“我怎么挑得起这副重担啊,以后还得请邓公多帮帮我。”

王陵基(1883—1967),字方舟,人称“王灵官”,四川乐山人(图片来自网络)

 “这些话就不要说了吧,你不是早到南京等着了嘛!”邓锡侯也不客气,端刀直入,一针见血。王陵基真是脸皮厚,又仗着他戴了副墨镜,好像他对邓锡侯这番很有火力的话浑然不觉,听而不闻,做出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说是他回到四川就任后,要按邓公的既定方针办,“萧规曹随”,拾遗补阙,把四川的事办好,不负委员长的期望。邓锡侯懒得同他啰唆, 故意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王陵基这才走了。

 当天晚上,邓锡侯收到财政部长徐可亭派家人送来的请柬,请他第二天中午去赴家宴,而且还特别邀请了邓锡侯的秘书陈懋鲲。邓锡侯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第二天中午,邓锡侯带着陈秘书按时赴约。在徐财长那古色古香的客厅里坐定后,一反徐可亭的估计,这天邓锡侯却像没事人一样,谈笑风生,声如洪钟。他说徐财长,我晓得你为啥在给我的请柬中专门提到要邀请陈秘书,是不是因为看了我的辞呈里有“待罪两川”这一句,感到极有意思?

徐可亭(图片来自网络)

 “正是。”徐财长笑呵呵地说,“我一看这句话就知是陈秘书写的。”“何以见得?”邓锡侯显得极有兴致地问,“这话好吗?”“好极了!”

 “哪里,哪里!” 陈懋鲲谦逊地说,“这其实是邓主席的意思,我不过是照本宣科而已!”大家说了一阵这句话的妙处后,管家过来请财长还有客人移尊隔壁餐厅。于是,徐财长站起来比比手说:请请请。

 这是一间极有成都特色的很精致的小餐厅,当中摆一张硕大的红豆木做的八仙桌,徐财长和邓锡侯分宾主对面而坐,陈秘书打横。落座后,在训练有素的仆人们上菜之时,陈秘书用他那文人的眼光注意打量了一下徐财长这间餐厅。地上铺着波斯红地毯,显得厚重而华贵。挂在门上的一领竹帘之后,迎面是一尊红色屏风,这就显出了幽趣。屏风上正反面都是熊猫戏竹。那翠竹,那嬉戏翠竹的熊猫非常可爱,极有生气。屏风显然出自蜀中高匠之手,似乎能闻到翠竹的清香和山野的气息。餐厅不大,而因为有这一个屏风,顿时显出了堂奥洞深。

 而四面雪白的粉墙上,挂有几幅蜀中名画家的画。细看,有张大千的仕女图,有陈漫漫的巴山夜雨,有号称“蝶痴”的画蝶高手万钟的百蝶百花,平添了一种儒雅气。

 说话间,桌上摆满了下酒的凉菜。徐财长指着摆上桌的樟茶鸭子、缠丝兔等等,笑着对锡侯说:“我这是借花献佛。你送我的这些土特产是真资格的川味。南京虽说也有这些东西卖,但哪有这些真楷(四川话,货真价实)!酒也好,也是你带来的,绵竹大曲,又叫剑南春。虽说川酒无孬酒, 但我还是最喜欢喝这种酒。不是说嘛,唐时宫廷酒,今日剑南春。”

四川德阳特产·广汉缠丝兔(图片来言:古建中国网)

 邓锡侯触景生情,说你徐财长和张(群)院长这样大的官,对我带来的这些东西都是如此看得起,然而,我好心好意送了俞济时一份,却反而惹出事来了。他把那天晚上俞济时来退东西,以及第二天见到委员长的经过都讲给了徐财长听。

 说时,侍女已经给他们的酒杯里斟满了酒,看徐财长欲言又止的样子, 陈秘书知道徐财长是个很小心的人,怕这些话泄露出去惹麻烦,当即主动提出不用侍女,让他来给邓主席和徐财长斟酒。

 徐可亭笑道:“这就委屈你这个大文人了。”四川人会说笑话,徐财长笑道:“就像当初李白要高力士给他脱靴,杨贵妃给他斟酒,我和晋康今天也来享受一下你这个文人的服务。”这就让侍女出去了,说等一会儿上热菜时,我按铃,你们再进来,侍女这就遵命去了,并轻轻为他们掩上门。

       (未完待续)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