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一章 奉命进京述职 邓锡侯忐忑不安(6)

作者:田闻一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发布时间:2019-03-24 20:35:31 浏览次数: 【字体:



 田闻一著《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续六)

第一章

奉命进京述职,邓锡侯忐忑不安


 俞济时也是委员长的浙江奉化老乡,早年家贫,曾在县城里做过一段时间的学徒,后来到广州投奔在黄埔军校做军需处长的族叔,就是现任粮食部长的俞飞鹏。俞飞鹏看出他是一个可堪造就的人,不仅收留了他,还推荐他去考取了黄埔一期,毕业后,被蒋介石看中,留在身边作了侍卫。抗战中,他做过七十四军军长,率部参加过南京保卫战,过后被蒋介石召回身边,做了侍卫长,军衔是中将。他的长相与蒋介石有些酷似,个子瘦高,军容严整。这晚他进来就大模大样地坐在邓锡侯对面,二郎腿一跷, 佩戴在黄呢军服领章上的中将金星,在乳白色的灯光映照下闪闪发光。

俞济时(图片来自网络)

 邓锡侯唤下人给侍卫长上茶,上好茶,上特意从名山带来的雨露茉莉花茶。

 “不用了!” 俞济时手一挥,他像蒋介石一样,说一口带有浓郁浙江奉化口音的北平官话。他说:“我传达完委员长的口谕就走!”说时用一双犀利的眼睛打量着坐在茶几对面沙发上的邓锡侯,一字一顿地说:“委座要我通知你,明晚 8 点到他的委员长官邸汇报川情。届时,我提前一刻钟来接你,就接你一个人。”说话语气很冷,完全是公事公办的神情。然后手一招,叫候在门外的弁兵将邓主席送的东西还回来。

 弁兵应声而进,将几个装土特产的盒子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轻步退出屋去。一时,邓锡侯有些尴尬,忙解释:锡侯走得匆忙,想张院长、徐财长他们喜欢这些家乡的土特产,就带了些来,也专门给侍卫长送了些去。看来侍卫长不喜欢,简慢了,以后再补。

 “邓主席说到哪里去了!” 俞济时故作正经,“请邓主席不要误会,我不是嫌邓主席的礼轻,而是卑职是委员长身边的侍卫,也是委员长的学生,我不能接受别人的馈赠,这是委座给我们立下的一条铁的纪律!就这样吧!”说着站了起来,示威似的踏响脚上马靴,大步走了出去。

 “侍卫长慢走!”邓锡侯站起来,大声招呼自己的副官王席儒,“王副官你替我送送侍卫长!”就在王席儒将气鼓气胀的俞济时送出大门,送上车之际,里面的邓锡侯扬声大笑起来,他那笑声似乎要把这些天来,尤其是今天郁积在心中的愤懑,都一下子倾泻出来。

位于黄浦路3号的蒋介石官邸(图片来自网络)

 第二天晚上,按照约定的时间,俞济时带车来将邓锡侯接去了委员长官邸。不出所料,在委员长二楼那间中西合璧的客厅里,蒋介石已经在等候了,他身着一件玄色绸缎长袍,面对门坐在一张沙发上,脚蹬一双黑直贡呢白底的朝圆布鞋,身姿笔挺,亮着光头,满脸的不高兴,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杯清花亮色的白开水。在乳白色的灯光下,气氛显得很冷。虽然早有预料,邓锡侯见状,心里还是一惊。

 因为邓锡侯也是身着便服,侍卫长将他带进去后,他没有给蒋介石敬军礼,只是将胸一挺,大声问委员长好!

 “唔,好,我好什么,我能好吗?!”蒋介石用钉子似的眼睛盯着他说时,霍地站了起来,一边连珠炮似的发出诘问,一边在地上来回走动,“现在全国形势你邓晋康又不是不知道,糟透了!四川!”他干咳了一声:“天府之国,历来是成就霸业之地,党国反共戡乱复国的基地,位置有多么重要?我让你做四川省政府主席,对你是多么信任,你却不执行我的命令, 很让我失望,让我痛心,唔!”

蒋介石(图片来自网络)

 对此,邓锡侯虽有准备,但准备不足。他没有想到,作为堂堂的委员长竟是如此的歇斯底里。他将胸一挺,大声抗辩:“从抗战起,卑职回川就任九年,为党国效命,兢兢业业业,恪尽职守。我不明白怎么没有执行委座命令,让委座失望,痛心了?”

 “我三令五审,我要你办的征兵、征粮、派款的任务完成没有?没有! 月前,我又专门指派粮食部长俞飞鹏来川,要求你火速征调军粮出川,你也不办!唔,是何居心?!”

 “报告委员长,这些任务,卑职早就完成了。现在是民国三十七年,而

 川内的征兵、征粮、派款、赋税等各类指标,已经提前征到了民国五十年。川省在八年抗战中,为国家做出了重大贡献,如今已是省穷民尽。为完成超额任务,于今已经闹得巴山蜀水民怨沸腾了!”说着举例,成渝两地人民是如何大规模地上街游行;大邑县和川东的华蓥山中共游击队如何神出鬼没,抗丁抗粮已成燎原之势。

 “不仅如此!”邓锡侯说,“四川这点粮食,四川人都不够吃。而且现在中央军大量入川,也要吃!这样一来,哪里还有军粮调出川?”

 “唔,晋康你坐!”邓锡侯以为蒋介石听到他这些不入耳的话,还要暴跳如雷,却不意态度反而好了些,要他坐,并且自己率先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晋康,你回到四川已经九年了吧?”蒋介石那张清癯的脸上表面和气,实则阴森森的。

 “是。”

 “俗话说得好,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中央有中央的难处,地方有地方的难处。”蒋介石说时,一双枪弹似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邓锡侯,“晋康刚才你说的也是实情。这么些年,你也累。你本是一个军事人才,却让你去理行政,也确实难为你了。我的意思是,你干脆休息一段时间。四川这副烂摊子,让别的人去挑!”邓锡侯体味着老蒋的话,一颗心慢慢下沉。他想:图穷而匕首现,他让我来南京,让我来述职是假,撤销我的四川省政府主席一职才是真!

 “不知委员长能否告诉我,下一任四川省主席是谁?”

 “当然可以告诉你,他就是你们的老相识、四川人,现在江西省政府主席职上的王陵基。”

王陵基(图片来自网络)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田闻一著),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作者:田闻一


来源: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