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一章 奉命进京述职 邓锡侯忐忑不安(5)

作者:田闻一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发布时间:2019-03-24 20:07:41 浏览次数: 【字体:



 田闻一著《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续五)

第一章

奉命进京述职,邓锡侯忐忑不安


 晨 9 时,一行车队首尾衔接,沿川陕公路而来,早接到了通知的机场场长带领所有大小军官,早已恭候在外。车队一溜风进了机场,端端来到专机前,相继停下。邓锡侯和他的随员万克仁、陈懋鲲、王席儒,还有陪邓主席进京的粮食部长俞飞鹏先后下了车。省府秘书长邓汉祥带着邓锡侯的旧部、亲信大将,时任九十五军正副军长的黄隐、刁文俊和原川康绥靖公署参谋长牛范九、马毓智、第一二六师师长谢无圻等,在机场上为邓主席举行了一个小型的欢送会。其间,邓锡侯接受了消息灵通、闻风而至的记者们采访。邓主席谓:锡侯此次进京述职,本主席抱着为川民请命的态度,向蒋委员长陈述四川人民的困难,据理力争,纵然去职,也要对得起四川人民云云。他的言谈举止,洋溢着一种大丈夫一去不回的悲壮。说到最后一句,宦海沉浮多年的他,嗓头竟有些哽咽。

 接着,在邓汉祥等人欢送的掌声中,邓锡侯一行上了飞机。舷梯撤去, 舱门关上,巨大的专机开始在跑道上起动,风扇扇起的大风让跑道两边的茵茵绿草全都匍匐在地上。专机在长长的跑道上越滑越快,然后腾空,拉起, 升高,朝着东方飞去,像一只巨大的鲲鹏,在蓝天上倏忽一闪,不见了踪影。

 专机上,邓锡侯先是将头靠在舷窗前,往下望去。最初,出现在眼帘中的是成都平原上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的风景:星罗棋布的田原,墨点似的村庄,逶迤的河流。这一切,像是一幅旋转的大花地毯,非常好看。忽然,视线中出现了简阳的三岔湖,它躺在龙泉山下,像一汪翡翠。而这时, 专机拉了起来。于是,舷窗外什么都看不见了,唯见机翼下白色的云团, 像是团团翻滚的银棉,往上望是一碧如洗的蓝天。飞机飞得很平稳,因为眼前缺少参照物,高速前进的飞机好像是完全静止,机舱里隐隐传来飞机沉稳的马达声。

今日三岔湖(图片来源:四川新闻网)

 坐在邓锡侯身边的粮食部长俞飞鹏,很有兴趣地看了看两边行李架上放得满当当的大大小小的盒子,问这都是些什么好东西?

 邓锡侯说:“都是些我们四川的土特产。有协盛隆的萨其马,有味虞轩的焦桃片,有郫县豆瓣,有自贡的辣椒面,有川北腊猪蹄……”俞飞鹏相当失望地摇了摇头,不屑地一笑说:“我还以为这些盒子里装的不是大额美钞,就是黄金、白银、珠宝呢!”其尖酸刻薄,盛气凌人,一副贪婪相溢于言表。邓锡侯听了这话相当生气,懒得理他,这就掉过头去,假意看窗外的风景,两人再也无话。

 两个多小时后,专机平稳地降落在南京机场。邓锡侯下机伊始就受到冷遇,中央没有派一个人来欢迎他,更谈不上接待。粮食部长俞飞鹏在机场上象征性地同邓锡侯告了个别,坐上前来接他的专车扬长而去。前来迎接邓锡侯的都是与他有关系的,一个是四川省驻京办事处主任方镇华,一个是四川省银行南京分行经理饶某,还有一个是他派驻南京的代表赵旭日等寥寥几人。邓锡侯一行下榻在四川省银行南京分行,这里位于南京中山路,是一个闹中有静的处所。方镇华和饶某专门给他们准备了一幢法式小楼,环境相当不错,邓单独住在二楼。

俞济时(图片来自网络)

 午饭后稍事休息,即有些与邓有关系的人来访。南京方面也派来了几个级别不高的官员,名说是来拜访,其实是来察看动静。邓锡侯对这些南京来人不胜其烦,让陈秘书和王副官为他挡驾。下午,他吩咐将带来的土特产,派人分别给同为川人、时为行政院院长的张群和财政部长的徐可亭送去,给蒋介石的侍卫长俞济时也送了一份。他送这些礼物,本来是出于礼貌和一点心意,不意引起俞济时的大为不满。俞济时在蒋介石身边的地位,从某种意义上讲,类同于当年慈禧太后身边的大总管李莲英,无论哪个省的头头脑脑进京想见蒋委员长,都得经过他的安排,况且,他还可以相机在蒋委员长面前说这个人的好话或坏话。因此,这些人进京都要给他上“门包”,门包不是大额美钞,就是价值连城的黄金白银珠宝,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在俞侍卫长看来,抗战期间就回到了天府之国四川、相继做了九年川康绥靖公署主任和四川省政府主席的邓锡侯“瘦死的骆驼比马重”,无论如何是相当富裕的。况且,邓的大儿子又是银行家,相当有钱。邓世事精明,有“水晶猴”之称。这样的人,无论如何进京“拜门”,都不该给他送这些“渣渣草草的东西”;给他送这些“渣渣草草的东西”,就是对他这个“大总管”的大不敬,惹得他相当生气。当天晚上,他借来给邓锡侯送委员长的“口谕”,将白天邓锡侯派人送去的东西悉数退回来了。

 日本求学时期的张群和蒋介石(图片来自网络)

(未完待续)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田闻一著),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作者:田闻一


来源: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