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一章 奉命进京述职 邓锡侯忐忑不安(3)

发布时间:2019-03-21 10:13:58 浏览次数: 【字体:

第一章

奉命进京述职,邓锡侯忐忑不安

临别之际,在忻口前线,他对接任总司令职的原二十二集团军副总司令兼四十一军军长孙震语重心长地说:“德操(孙震字德操),打仗你是行家里手,可是人家对我们川军存有二心。到时该倒拐时,你可要倒拐啊!” 四川话的“倒拐”,类似于普通话中的转弯,可是内在的含义却要深刻得多,广泛得多。也不知孙震听没有听进去。

川军出川(图片来自网络)

抗战好不容易胜利了。终于腾出手来,蒋介石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磨刀霍霍,又要对共产党和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动手了。战争总是要找借口的。蒋介石故技重施,倒打一耙,把挑起内战的责任推到共产党身上。蒋介石在一篇由号称“天下第一笔杆子”、心腹秘书陈布雷替他写的文告中,这样昭告天下:抗战八年,好不容易取得胜利。而今长城内外,大江南北,饿殍遍野,哀鸿声声……而共党却置全国人民利益于不顾,公然举行了全面的武装叛乱,政府迫不得已,乃忍痛戡乱。老蒋自认为他兵强马壮,有必胜的把握,加之他重用的新任军政部长陈诚在他面前提劲儿,说是三个月内消灭共产党。眼高手低、志大才疏的陈诚犯的另一个大错是, 他对训练有素、投降过来的几十万汪精卫的皇协军和东北溥仪的伪满洲国军全部解散不用,而这些军队却被解放军收编改造了起来。这样,蒋介石政权在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一塌糊涂,天怒人怨。几场大仗打下来, 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由强渐弱,而共产党却节节胜利,由弱渐强。尤其是在经过了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后,蒋介石政权败局已定。

陈布雷(图片来自网络)

远的不说,就四川成都而言,蒋介石政权就像一只下了滩的烂船,无论怎样修修补补,都无济于事了。而这个时候,蒋介石却把天府之国四川看作是他的大后方,不管不顾地责令他派款、拉夫,敲骨吸髓,为他残破不堪的战争机器加油。这就让早在八年抗战中就因为做了过多付出、忍饥挨饿的四川人民发出了雷霆般的怒吼:打倒蒋介石!打倒蒋介石政权!中共地下组织趁机组织、鼓动,这样一来,四川各地抗丁抗粮竟成燎原之势。共产党在大邑县和川东华蓥山的游击队非常活跃。在省会成都,随时都有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年前因物价飞涨,奸商囤积居奇,在闹市区竟然发生过因为抢米打死人的事件。局势越发不可收拾。在成都多条半截巷,被成都人称为“死巷子”的巷头巷尾,时时可见写有这样的大字:“此路不通,去找毛泽东!”由此可见人心的向背。

1946年1月10日,周恩来与张群签署《关于停止国内冲突的命令和声明》,右为军调处美国代表马歇尔(图片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年前,在四川大材小用、屈尊作了几年省主席的张群上调中央,做了至关重要的行政院长;原川康绥靖公署撤销,邓锡侯从张群手上接过了四川省政府主席职,他将“智多星”邓汉祥要了过来,做了他的省政府秘书长, 原想好好给四川人民服务。然而,在这样一点就爆、紧张得让人窒息的气氛中,蒋介石却不管不顾地一而再、再而三地下令,要他对四川人民敲诈勒索。人人都说四川省政府主席是个了不得的美差,在他看来,却是一个捏在手中的红炭圆,烫手!

“智多星”邓汉祥(图片来自网络)

在蒋介石的一再催促下,他曾经让他的省府秘书长“智多星”邓汉祥, 邀集与共产党方面过从甚密的“多宝道人”,西康省政府主席兼二十四军军长、常住成都的刘文辉,还有虽被蒋介石委了个川陕绥靖公署主任、人却不去的潘文华不止一次来家,帮他拿主意,商量对策。然后经他授意,让心腹秘书陈懋鲲形成文字,极委婉地电呈蒋介石。呈文大意是:四川地处大后方,在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中,在兵员财赋提供、粮食补充等方面, 都走在全国前列,贡献殊多,竭尽努力,而今川内民力财力早已耗尽,亟待复苏。因此,在征兵征粮方面,请中央予以减缓,以安后方。

刘文辉(图片来自网络)

据知情人告,蒋介石看了这封回电后,大为震怒,当即在桌上猛拍一掌,以他那闻名天下的国骂骂道:“娘稀匹,这邓晋康不听招呼,不服命令,简直要反天了!他头上那顶乌纱帽如果不愿戴,有的是人戴。”随即派他的亲信、粮食部长俞飞鹏来川催粮,仍然一无所获,因此来了这封信。

(未完待续)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